关灯
护眼
字体:

40.双更合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防盗比例50%, 购买不足的筒子们要再等6个小时才能看正文哦

    出嫁之前,希尔曼的身份地位便比不上奥林,嫁给了高渠后, 他也只是一名小小的雌侍, 而奥林却是高高在上的雌君。

    希尔曼是妒忌的奥林的,凭什么, 对方能够轻易地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他却要苦心孤诣地为自己一点点谋划,所以他只好拼命地抢夺雄主的宠爱, 想要让奥林因失去雄主的喜爱而跌落谷底。

    可惜这一切都被奥林那好运鼓起来的肚子给破坏了。

    当得知奥林怀孕, 并诊断出怀着的是一枚珍贵的雄虫蛋后,仿佛整个世界的虫子都开始围着奥林转了,上一秒,高渠还在宠爱着他,下一秒, 雄主便抛下他跑去了奥林的身边。

    那时候是希尔曼最为狼狈的日子。

    雄主无视他, 和他一样同为高渠雌侍的那些雌性亚雌嘲笑他, 明明占得雄主那么多的宠爱,肚子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和这些虫子相比, 从最开始便对他不冷不热的奥林, 似乎要好得多。

    可是希尔曼一点也不感激奥林。

    当小小的雄虫幼崽出生后, 希尔曼的处境也更加不堪了, 那段日子, 即使是现在,希尔曼也不愿意想起。

    所以当他得知,雄主有个和他一样的雌侍,因为嫉妒奥林,而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将还在襁褓中的小雄子谋害时,希尔曼虽然同样惊愕,但心底到底是痛快的。

    他就是这恶毒的虫子,他没有的,别人就算得到,也不能长久。

    因为出了雌侍谋害珍贵的雄性幼崽的事情,高渠的后院被狠狠地清理了一番,希尔曼装乖卖巧,或许还有雄主对他这个原本最受宠的雌侍的宠爱的因素在,希尔曼并没有成为那些被扫地出门的雌侍中的一员。

    奥林沉浸在丧子之痛中没心情管他,希尔曼便乘着这机遇竭尽所能地讨好雄主,他成功了,成为了雄主心中最放不下的存在。

    希尔曼本以为这样的好日子会一直下去,然而这一切又被奥林给毁了。

    他领回了一个雌性幼崽,名叫克里斯。

    从雄主口中得知,奥林领回来的这名叫做克里斯的雌性幼崽原本是他同事的幼崽,可惜他们因故双亡,家里的亲戚也不愿意收养一只雌性幼崽,奥林见克里斯可怜,便申请成为了小雌性的监护人。

    雄主体谅奥林失去了亲生幼崽后一直郁郁的心情,便也同意了。

    原本希尔曼对这个雄主新冒出来的养子是看不入眼的,再乖巧懂事又怎样,不是雄主亲生的,雄主能够有多上心?

    可是当克里斯一天天长大,希尔曼发现,雄主的目光渐渐地变了。

    被高渠时常用这样的目光看待的希尔曼又怎么不懂?!那就是雄性对雌性的占有欲!

    可笑奥林一直呆在军部甚少回家,没想到自己的雄主竟然已经瞄上了被自己精心呵护的幼崽。

    不。

    希尔曼心想。

    他是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虫族是一个奇怪的种族,它可以在某些地方默守陈规,比如不论过了多少年,成为雌侍的虫族都必须将全部身家性命托付在雄主身上,不得反抗;它在某些地方却又是开放得可以,为了种族繁衍,只要双方不是会导致生下的幼崽畸形的血缘近亲,养父养子这样的关系,根本不能阻隔什么。

    希尔曼勾心斗角久了,对任何事情都忍不住用最坏的态度来对待,他在脑海里设想过,如果雄主真的将克里斯收做雌侍,会发生什么?

    因为是奥林将克里斯领回家的,两只虫子十分亲厚,他们是天然的同盟,奥林有雌君的地位,克里斯年轻有外貌,一旦得到了雄虫的宠爱,希尔曼便地位不保。

    那时候的他已经生下了希雅,虽然希雅与他同为亚雌的性别让希尔曼有些失望,但似乎连老天都在帮他,希尔曼没有那个冒着触犯雄虫协会的胆子,给自家雄主的其他雌侍下避孕药,但偏偏身体健康的高渠除了希雅和已逝的那只小雄子,一直生不出其他的崽儿,所以对自己唯一的子嗣,雄虫可以说是疼爱无比。

    希雅是聪慧的。

    小亚雌似乎也发现了什么,他本就不喜欢克里斯,克里斯惹雌父不开心了,他便也让克里斯不开心。而克里斯本就因为寄人篱下,不想给养父添麻烦的他,便忍受着希雅愈加变本加厉的欺负,直到被奥林撞见。

    高渠一向不管这种雌性之间的‘小打小闹’,应对奥林的不满质问的态度也就随意了些,因此奥林和高渠大吵了一架,之后便一气之下将克里斯给带走了。

    原本希尔曼以为这就结束了,第一讨厌的奥林将他第二讨厌的克里斯给带走了,看不到年轻鲜嫩的雌性在面前晃来晃去,高渠也该放弃他那小心思了吧,可惜希尔曼低估了自家雄主的操守。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高渠对克里斯的想法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反而愈演愈烈。

    奥林带着克里斯一走了之,但毕竟他还是高渠的雌君,总不可能一直呆在外面,每隔一段时间总是要回来一次的,克里斯被带走后虽然上了全封闭式的军校,但也不是一年到头都没有假期,有时候两个人的时间对上了,便会一齐回来。

    而他们一回来,家里都会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氛,通常都是奥林冷着脸看着他们这些雌侍,身为雄主的高渠这时也会稍微收敛一下,把注意力转到奥林身上,或许说,是奥林身边的克里斯身上。

    在有奥林在场的时候,高渠的表现还会收敛一点,一旦克里斯落单,那他便会维持着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假装无意地试图撩拨克里斯。

    高渠从不会避讳希尔曼,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希尔曼诡异地发现,克里斯这只雌性的情商貌似有点低,换做是他,他早就能够知道高渠那藏在体内的色心,而不是浑然不觉。

    只要克里斯不是装的话。

    抛却立场,希尔曼真的很想赞叹克里斯一声好一个欲情故纵,这不,高渠那时对那只年轻雌性的兴趣全被挑起来了,要不是奥林还在,恐怕他就忍不住对克里斯下手了。

    这是希尔曼忍不住的。

    如果不是因为一旦克里斯被高渠得手,他自己的地位会受到威胁,希尔曼才不管克里斯是被哪只雄性给收进后院里的呢,但看上他的是自己哪个花心的雄主高渠,希尔曼便不会允许出现对自己没有好处的存在。

    他已经忍的够久了。

    高渠会对克里斯感兴趣,还不是因为他的那一张脸,只要那张脸没了,高渠自然会失去对克里斯的兴趣,希尔曼笑得十分恶毒,那便毁掉好了,毁掉了就什么事儿也没有了。

    虽然是个身处后院的雌侍,但就不代表希尔曼没有一点在院子外面搞事情的能力,他在克里斯所任职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因为好赌而欠债累累的同僚,许以大量金钱,恰好,那边的日常事务中有一个在重度辐射区周围巡视的任务,而克里斯便是人员之一。

    希尔曼不用赌徒做什么大事,只要他在克里斯巡视那一天,偷偷地,将克里斯的防护服给破坏一个小口子,当克里斯执行任务时,将其引导到受污染严重的区域,辐射区的放射物便会侵入克里斯的体内。

    那种辐射,虽然不能致命,但副作用还是不少的,尤其是对虫族的皮肤器官,更是有着巨大的破坏能力,到时候,看一个全身皮肤都溃烂的雌性还怎么引起雄性的注意。

    希尔曼漫不经心的打着算盘,然而一个令他都没有想到的消息突然传了回来。

    雌虫克里斯罪不可恕,谋害帝国亲王,现已批准逮捕,即日押送回首都星。

    除了希尔曼本人,没有人知道他那天究竟笑得有多得意。

    真是个惊喜,原本只是想将克里斯引到一个污染严重点的地方,却没想到那时的陵亲王恰巧在附近呢。

    谋害帝国亲王,这是多么大的罪过,不仅是克里斯,奥林恐怕也难逃干系,只是他需要提醒下雄主了,早点和奥林他们断绝干系,从这件大事里脱身才好。

    但正如这消息传来得出人意料,之后发生的事情,希尔曼同样没有想到,郑陵,竟然回来了。

    郑陵所住的别墅里。

    躺在自己房间的大床上,郑陵挑了挑眉,怀中的雌性浑身散发着诱人的气息,皮肤也同样泛着诱人的粉红,克里斯双眼朦胧地注视着郑陵,看起来美丽极了。

    “夜袭?嗯,真是个惊喜。”郑陵低低地笑着,双手不老实地向着克里斯的腰部而去……

    皇帝想尽了一切办法都没能得偿所愿,最后只好妥协,既然人工智能的技术掌握在自家小弟弟手上,那便只好拜托他了,人工智能的出现,不仅对国内的科技界有着巨大的影响,对国家战略方面也有着不可忽略的作用。

    但人工智能这种东西毕竟是郑陵一个人研究制造出来的,就算他是皇帝,也不能要求人家就那么交出来,此时皇帝面对郑陵不再是用兄长的身份面对自家的弟弟,而是已以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者面对一个自己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