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2.银庭之门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1

    “土精灵王诺姆的胡须, 红龙依格尼亚的龙角碎屑, 羽族始祖的羽毛……奥利维亚的鳞片?”小小的少女惊愕地看着新入手的药剂的材料成分,她瞪圆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神域还有这样厉害的诈骗手段。

    约瑟克正逢烟火盛典这种盛大的节日, 奥利维亚打着看烟花的幌子从迦南溜过来了, 就下榻在外围城镇的旅店里。奥利维亚昨天在集市上买了这瓶药剂, 它的内容物是明亮艳丽的赤金色,看起来妖冶又不失庄严。商人说这是幸运的魔药, 一定能让人心想事成。

    这怎么想都是个骗局,然而奥利维亚还是买下来了。而后她第二天打开盒子时,就看到了这张让人沉默无言的配方。

    她蘸了一点药剂尝了尝,然后便苦兮兮地皱着一张脸。

    神域怎么会有这么难喝的东西呢?

    这时候她还是个小孩子, 刚刚通过了时钟塔的考核,在进修之前还有一段供她游玩的时间。她断然没想到自己后来有一天会被逼迫着回到这片国土, 毕竟对她而言, 光明之国与都城约瑟克都是她期待且喜爱的地方。

    奥利维亚披上一件黑色的斗篷, 几乎包裹了自己的全身,仅仅留下了半张脸和一双踩着短靴的脚。她拿起面具, 皱着眉毛将它扣在脸上, 被冰得倒吸了一口气。

    在正值夏季的约瑟克穿这么厚是一件相当诡异的事。

    奥利维亚从小长在迦南,在温暖湿热的云海森林待久了, 忽然来到靠北的光明让她感到非常不适应。她晚上睡觉都要卷着棉被, 甚至还安慰着自己: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龙就是怕冷。

    她必须要小心, 这张长得和小公主一模一样的脸要是引起骚动可就麻烦了。她想想戴纳·多希亚送来的那些长篇大论的信就觉得烦,如果她来光明的事被他知道了,信的长度起码要增加三倍。

    奥利维亚一直小心翼翼地藏起头发,她这头金灿灿的长发为她带来了不少麻烦,在迦南之地会被旁人一眼看出她不是迦南人,眼神更毒辣一些的则会因为她的眸色推断出她是神殿的公主。

    而她来了这里才发现,光明之国有着金色头发的人太多了。

    多希亚家族的族人几乎都是金发,不知道是传承了多少代的坏习惯,这个家族的人在寻找配偶时都喜欢金发的美人。这导致后辈们坐在一起时,长辈们低头一看就见到满眼金色毛茸茸的脑袋。

    戴纳·多希亚跟族人不太一样,他的恋爱对象不仅没有金发,还不是个羽族。他的两个孩子发色都是浅金色,甚至被塔里奥斯嘲笑过没有墨水不够。

    集市上的人越来越多,比前几天加起来还要多。

    还未长大的小姑娘被人潮淹没了,差点被挤掉面具和帽子。

    奥利维亚跌跌撞撞地在人群里挤出来,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摸着兜找金币想买些糖果慰藉内心。

    等等……

    奥利维亚惊恐地拍了拍口袋。

    她的钱袋呢?

    她指尖一丝冰蓝色的魔力溢出来,追索延伸到了一个男人身上。

    奥利维亚从来没丢过东西,她可不想让钱袋被偷这事成为龙生的一个污点——她认为自己未来肯定是要变得很伟大很了不起的,尊严不该被一个羽族用钱袋打破。

    但这一丝牵连着线索的魔力忽然就被掐断了。

    奥利维亚茫然地睁着一双冰蓝色的眼睛,她眨了眨眼,看起来像是快哭了。

    奥利维亚这时看到了前方的一个男人,那是个披着月白色袍子的羽族,头发金灿灿的,脸长得和自己有点像。但奥利维亚不太记脸,让她认出这个男人的是他怀里抱着的孩子——她还是认识自己的脸的。

    她在双方距离还很远的时候就转过身逃走了。

    去他的幸运药剂,分明是让人倒霉的,而且还是霉上加霉。

    “八十岁了还要人抱,丢不丢人,害不害臊?”她缩在集市的小角落里,嘴里念念有词。

    然而戴纳·多希亚这个羽族简直阴魂不散。

    “我没想到你真的不让奥萝拉去时钟塔了。”

    走在主君身边的黑发男人一边说这话,一边捏着小公主的脸将她吵醒了。奥萝拉闹腾着打开在脸上作乱的手,又将脸埋回了戴纳的肩窝里。但等她看清了眼前是谁后,又伸着手扑进了对方怀里。

    戴纳笑了笑,说道:“她们之中只有一个能去。”

    “但奥利维亚并不稀罕时钟塔的进修资格,她就是想找麻烦,想气你。”

    奥利维亚黑着一张脸,心想这人怎么这么懂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