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2.扭转局势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突如其来的转折一出,令明疏影稍稍一怔。而这细微的表情变化,自是没能逃过君宁天的法眼。

    “怎么?皇上同情她?”

    明疏影回过神来。

    “没有。”那少女为复仇而草菅人命,害得冬苓至今昏迷不醒、生死未卜,她实在没法对其生出怜悯之心,“只是……忽然有种‘冤冤相报何时了’的感觉。”

    话音落下,君宁天敛了适才的神情,没再接话。

    一个时辰后,明疏影没能等来好消息,却收到了那宫女自裁身亡的噩耗——她不愿将□□的方子告知与君宁天的手下,更不愿继续活着受其羞辱,因此便主动走上了这样一条不归路,一了百了。

    明疏影一瞬觉得天旋地转。

    死了……死了?!那冬苓怎么办?!她的毒还没解呢!

    事已至此,太医只得退一步而求其次,说是把所有能想到的药引都拿来试一试。

    “试?不会有什么危险吗?”

    听了女帝与常人无异的问话,太医险些就想抬起脑袋看一看她了。不过,他还是及时告诫自己,不该管的不管,以免知道太多、人头不保。

    “回皇上的话,试药引的确会给冬苓姑娘的身体造成负担,可事到如今,也唯有这一条路可走了。”

    明疏影皱着眉头默默听罢,也只能点了头。

    自这天起,痛苦的□□便成了少女房里每日必有的动静。明疏影虽是贵为一国之君,却日日守在侍女冬苓的床边,或是抓着她的手轻声唤她,或是按住她的身子不让她胡乱动弹,又或是躬身替她擦拭额头上的冷汗……那悉心照拂的模样,俨然是个日夜担忧着妹妹的姐姐。

    对此,太医不敢多说什么,帮着一道照顾冬苓的楚聂多次劝解,也是无功而返。他知道,主子定然是觉着,冬苓此次乃是桃代李僵——替她受了这份罪。加上主子本就宽厚仁善,自然是放心不下冬苓,所以怎么劝都不肯听。

    夜深人静之时,她甚至喃喃地问楚聂,等冬苓这回熬过去了,她要不要把他们俩一道送出宫去,让他们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楚聂闻言,一时间有些发愣,不明白主子挺坚强豁达的一个人,怎么就因为这一次的事,生出了这般近乎消极逃避的念头。

    他当然无法知晓,许多年前,明疏影还是明疏影的时候,她的奶娘也曾因为她的缘故而身陷险境——往事历历在目,不幸再度上演,她自是免不了心生惶恐,不想再连累真心待她的家人。

    也不晓得这些年过去了,奶娘是否安好?

    明疏影轻轻晃了晃脑袋,挥去了脑海中油然而生的忧思。

    眼下冬苓尚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她又有何心力去考虑那无法实现的念想?

    似有似无的喟叹声中,又是一个漫漫长夜。

    所幸苍天垂怜,这样煎熬的日子并未持续多久,两天后,冬苓终于醒了过来,太医凝神替她号了脉,说是药引找对了,她体内的毒素已经去了七成,接下来只需静养调理,便可恢复如初。

    听此佳讯,明明疏影才总算是松了口气。

    可谁人能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后院是安稳下来了,前庭却突然起了火。

    也不知是什么人走漏了风声,女帝险些中毒的消息居然在朝堂上传了开。更加诡异的是,连一些细枝末节也成了众人皆知的秘密,许多大臣都在私下里揣度着,此事会不会当真同摄政王有关。

    明疏影觉着,这件事有点儿蹊跷。

    可是,身为万众瞩目的焦点,君宁天无动于衷,她作为配角,也不好“皇帝不急太监急”。

    本以为这一页会就这样揭过去,谁知没两天的工夫,朝廷里就有人按捺不住了,当堂将此事搬上台面,大有向摄政王发难的架势。

    明疏影本来正在“专心致志”地玩儿手指,见势不对,她也忍不住抬眼看向一旁的男子。只见君宁天照旧是那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样子,仅仅是掀起眼皮子瞥了那大臣一眼,就自顾自地凝眸于龙椅上的她,与她四目相对。

    “皇上,有人说,臣不让你吃饭,你怎么看?”

    明疏影霎时眉角一抽。

    不让她吃饭?这是打的哪门子的比方?

    得亏她也听得懂对方的言下之意,这就收敛了腹诽的心思,粲然一笑道:“谁说的?摄政王待朕可好了!每天都叫御膳房做好多好吃的给朕,还让朕带给十四妹妹一起吃。十四妹妹可高兴了呢!”

    一本正经地言说至此,她又倏地神色一改,视线瞄准了那嘴上不服、心里更不服的出头鸟,说:“你!赵……钱……孙……李……爱卿?”

    她歪着小嘴挠挠头,似是很努力地在回忆那人的姓氏,那画面,只能叫文武百官不忍直视。

    “反正就是你!”然后,过了好半天,众人眼中的傻子皇帝也没能叫出对方的姓氏,她只瞪圆了眼珠子瞅着男人,摆出一脸不太满意的表情,“你从来没有给朕送过好吃的,也从来不陪朕聊天解闷,你怎么还好意思说摄政王的坏话!?”

    听罢这一番无理取闹之言,那大臣被堵得一口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