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51.第五十一章 年度撕逼大戏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翌日,一向冷清的关家来了位特殊的客人。

    关建华不动声色打量着面前这位相貌昳丽,打扮干练的来客,客气的说了声:“请问你是?”

    “您好,我是关延的经纪人,”赵雯挽了挽头发,巧笑倩兮道:“事情是这样的,关延让我来这儿取走一些他的东西,如果有什么打扰到您的地方,还请多多见谅。”说完,她向关建华礼貌性的半屈了下身子,但让其隐隐约约看到深深的事业线。

    听到‘关延’这两个字,刹那间,其面色变得有些怪异,关建华狐疑道:“关延的经纪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赵雯,”她不好意思笑道:“对了,忘了问您,您是?”

    关建华挑了下眉,“我是关延的父亲,关建华。”

    赵雯讶异的抬眸看着他,惊呼道:“不是吧?您这么年轻儒雅竟然是关延的父亲?”

    如此漂亮的女性对自己的称赞让关建华很是受用,他缓和了下脸色,谦虚道:“过奖了。关延的房间在二楼,一会儿我叫人带你过去。不过冒昧的问一句,你有时间吗?我想让你跟我谈谈关延最近的状况。”

    他苦恼的道:“那孩子太忙了,总是没时间回家,相信你也知道,他的性子又是那么好强,遇到难事也不跟我和他妈说一声,自己偷偷的一个人解决,又总是报喜不报忧,害得我和他妈老担心他又怕打电话影响了他的工作……”说完,他还深深叹了口气。

    关建华很好的扮演了一直牵挂孩子的慈父这一角色,如果赵雯不是早就清楚他家的状况,说不定还真被其的道貌岸然给骗去。

    赵雯配合的露出动容的神色,她莞尔一笑道:“这个我十分乐意。”

    ……

    林晓晓的新作品名叫《我的大红花在哪》,讲述了一个儿时因高烧引发的智障靠着自己艰苦工作独自抚养自己弟弟,而在其弟弟婚礼上,引发的一连串笑中含泪的故事。这部电影的导演也是乔琰的熟人,正是在他刚来时给他机遇的徐导。

    徐导知道主演是乔琰后很是高兴,在宴席上拉着其多喝了好几杯,醉醺醺的说,这次破天荒终于没有赞助商插人了,其兴奋的样子让乔琰心情有些感叹,唉,不管是谁,都不容易啊!

    在《狙击手》拍摄进度进行了一半时,林晓晓他们剧组《我的大红花在哪》也正式开机。就这样,乔琰也开始他两头跑的辛苦生活。这边有杨导对他更加严苛,那边又被徐导给予很大的期望。这边刚扮完沉着冷静的狙击手,那边又开始充当傻子,过于频繁的转换,让乔琰精神上出现了明显的疲惫感。

    而两方剧组的导演同样乔琰的状态表示不满,尤其杨康平更是一肚子恼火。他本来就不同意其一兼两个角色,现在乔琰又老是一副不进入状态的样子,让他对乔琰的不满上升到极致。

    终于在一次乔琰不断卡戏中,杨导摔了剧本冲他吼了句,“如果下一条你再调整不好状态的话,你就自己主动退组吧!别耽误大家伙的时间,想演这个角色的人有的是。”准备为乔琰说好话的众人看其严厉的态度,也不禁噤声。

    乔琰含着歉意道:“抱歉杨导,给我点时间,下一条我保证过。”

    在杨导不耐烦的挥手示意下,乔琰面带疲惫的下去休息。不知道最近怎么的,自己老有种身子乏力的感觉,甚至有时自己脑子里会残留一种灵魂出窍的空白感。本来乔琰没有多想,只是觉得自己最近太累的缘故。可过于频繁的无力感,让乔琰产生了怀疑。

    他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发现自己身体什么事都没有。无奈之下,乔琰只得在网上搜索跟自己状况相关的资料,虽然搜出来的绝大部分都是小说,但乔琰还是耐着性子筛选对自己有利的信息。

    在他搜索无果时,突然浏览到这么一条说是真事的信息,某个小村庄有位妇人不幸掉入河中溺死,而在其头七众人给她哭丧的时候,她突然从棺材里爬出来,并说自己是另外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在三十年前被贼人所害。众人刚开始时感到有些害怕,后来见其无害,便也相安无事跟其生活了多年,没想到几年过后,原主又回来了,原主转述那个女孩的话,说她很感谢原主,所以想把身体还给原主……

    乔琰看后忍不住怀疑,难道说自己也是因为身体原主根本没有离开的缘故,所以才产生这种感觉?

    这件事直到现在都无果,压住自己的胡乱猜疑,乔琰长呼了口气,拿起剧本静下心去揣摩剧情,再次开拍后,其努力打着十二分的精神,顺利达成了‘一条过’的保证。

    直到表演结束后,乔琰才放松了些紧绷着的神经,却没想到一阵天旋地转的狂潮在他脑海里涌过,陷入昏迷之际的乔琰听着其他人喊着自己的名字,有些赧然,拍个文戏都晕倒,这次丢人丢大发了。

    等他再次有知觉时,已过了许久。乔琰感到身子有种自己控制不了的感觉,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很是慌张。他不是好人,没有女孩那么大方把自己重生的机会让给别人。话说,如果自己真的离去了怎么办?

    乔琰胡思乱想着,突然感受到自己旁边人的气息。他想要睁开看看是谁,眼皮却重的怎么也抬不起来。会是阿瑾吗?乔琰暗暗的想到。

    在乔琰努力和自己僵住的身体做斗争时,门口传来“吱”的一声响。

    “……你怎么来了?”乔琰听到自己身旁熟悉的声音,顿时感觉安心了不少。

    靠门的那个声音这样说,“我来看望一下和自己同剧组的朋友,有什么不可以吗?”乔琰努力辨识着,这个声音是……关延?

    ……

    “既然你看都看过了,那么请你回去吧!”唐钰瑾目光不离乔琰,冷声对他说。

    关延攥紧了手心,面上笑嘻嘻道:“不是吧,这么宝贝你家小情人,看都不让看一下。我说阿瑾,你的醋劲也忒大了些吧?”

    唐钰瑾没理会他的揶揄,伸手帮躺在床上的乔琰整理下被子,一旁的关延看到这一幕,脸上完美的面具有些破碎,眼神也变得可怕起来。

    “关延,我说过,这一次我不会再任由你胡来,你拿我的话当耳旁风吗?”关延抬眸,只见唐钰瑾目光如炬的看着自己,他不在意的淡笑着摊手道:“阿瑾,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你家小情人昏倒是因为我的缘故?抱歉,我还真没连于教授都检查不出来,暗自给他下药的能耐。”

    “那么,你在他面前一直不断提起傅子衿是怎么回事?”唐钰瑾面无表情的看着关延,嗓音冷得彻骨,“你到底是想要让我俩产生间隙,还是说,你是借此来警告我?”

    听着唐钰瑾这样说,关延索性撕开脸上的面具,他嘴角提着一抹微笑,眼神却冷得像是结了层冰霜,其桀然一笑,声音有些诡异道:“当然是,二者皆有啦。阿瑾,你知道的,疯子杀人可是不判刑的。阿琰,你猜猜,我到时会不会拉上你的小情人一起去地狱呢?”他叫唐钰瑾名字时声音出奇的温柔。

    唐钰瑾下意识护住乔琰,戒备的盯着他,冷声道:“关延,你不要乱来,否则你别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怎么个不客气法?”很明显,唐钰瑾的举动激怒了关延,他声音有些尖利的嘲弄道:“揭露我所犯的罪行?什么不会任由我胡来,阿瑾,你别忘了,在法律的条令上来讲,你已经成了从犯,成了杀人犯的从犯。”

    “所以,”关延温柔的看着强忍着怒气的唐钰瑾,柔声道:“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呵,当然,如果由你陪着我,我是非常开心的。”开心到很想由自己直接说出来。

    看着沉默着不做声的唐钰瑾,关延弯着眉眼,声音中带着一种莫名的兴奋,“所以说,阿瑾,我们才是一类人。都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那种人。嘘,别拿什么体谅我身体当借口,说到底,你帮我隐瞒下傅子衿的死因,不过是为了还我上次的恩情,让自己心中好受些罢了!”

    过了许久,关延才等来唐钰瑾的开口,他淡淡道:“或许上一次我帮你隐瞒就是为了你说的这个原因,你不说我们是同样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吗?那么,你且看我这次为了达成自己保护爱人的目的会怎样做吧!”话音刚落,他眼神凌厉的看着关延。

    关延闻言收起笑容,不甘示弱的与其对视起来,顿时病房里火药味十足,而躺在床上的乔琰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脑子里如同投下了一颗炸弹,所以说,我前身的死不是意外,而是跟关延……唐钰瑾有关。

    关延眼角扫了眼病床上的乔琰,看着其眼皮晃动着,他嘴角悄悄向上提起。哟,可算是有反应了,毕竟演员上齐了才能演出一台好戏,不是吗?

    ……

    最近让唐钰瑾开心的是,乔琰醒来并在医生的检查下,身体没有任何毛病的出院,据权威的教授诊断,其只是因为精神不振而引起的低血糖。但让唐钰瑾不解的是,自从乔琰出院后,不知怎么的,他觉得自己和乔琰之间突然产生了一层无形的隔膜。

    每当自己想要亲近他时,他便不动声色的避开。一两天,自己还能接受其是因为精神疲惫这个原因,可时间一长,唐钰瑾就感到其有些不对劲。并且,有几次他发现乔琰用陌生像是审视的眼神看着自己。

    难道说,那天自己与关延的对话让他听到了?这么一想,唐钰瑾莫名有种做坏事被家长抓住的心虚感,他也开始躲避起乔琰来。二人就这样渐行渐远起来。

    一天,乔琰回归剧组,等到他拍完属于自己的戏份准备离开时,不知道从哪冒出的关延笑着拦住他,“乔琰,找个地方,我想跟你谈谈。”

    乔琰掩去眼神里的恨意,抬眸回视道:“好啊,时间地点你定。”

    关延怔住,他没想到其听了自己和唐钰瑾的对话后,竟然还有这等魄力,他眼神随意瞟了眼某处,笑道:“就对面的咖啡厅吧,也让某人放心,现在有时间吗?”

    “乐意奉陪。”乔琰直视着关延,一字一顿道。

    ……

    咖啡厅里有请专业的琴师弹着悠扬悦耳的钢琴,店长也把环境布置的十分优雅,给人一种恬静,淡雅,到这儿身心便可放松的氛围,不过今天对包厢的那两位顾客却有些行不通。

    俩人虽然都不说话,但他们剑拔弩张的气势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两人就像较劲似的谁都不说话,最后还是关延先承不住气,先开了口,“我想,你那天应该听到我和阿瑾的对话了吧?”

    “既然你执意让我听到,我又怎么会辜负你的这番好意呢?”乔琰面无表情,直接戳穿关延的伎俩,说‘好意’这两个字眼时,其加重了声音。

    “呵呵,可真有意思,也不戴上你‘好好先生’的面具了吗?”关延摩挲着下额,玩味的打量乔琰,“既然你都听到了,那么你会怎样选择?选择包庇阿瑾和我,还是就此揭发呢?不过话说回来,我始终觉得你跟傅子衿有些关系,至于什么关系,方便透漏一下吗?”

    乔琰闻言愣了一下,接着神色了然道:“原来你是肯定觉得我跟傅子衿原先熟识,从而判断我接近唐钰瑾有目的,或者说,你故意引导唐钰瑾知道我接近他有目的,故意告诉我傅子衿的死因,然后让我对他产生仇视,不管怎样,最后都是我与他疏远的结果。”

    关延挑了下眉,拍手称赞道:“精彩,你可以这样理解。”

    乔琰垂眸,声音有些颤抖,“那么我能问一句,你杀害傅子衿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吗?”究竟是为什么?

    “额,怎么说呢?”关延做出一副努力回想的神情,“好像是因为当时阿瑾和他在一块拍戏,对他的注意力过多的缘故,我便随意找了个小流氓扔给他一万块做的,嗯,好像就是这样。”说完,其还没心没肺的冲乔琰笑了声。

    乔琰攥紧了拳头,忍着怒气质问道:“所以,你就为了这么一个可笑的理由,杀害了他!”他看着关延的眼神简直能立马喷出火来。

    “理由可笑吗?我不这样觉得呀!”关延的笑声有些渗人,他凉凉道:“毕竟夺取阿瑾注意的,还是早些除去的好。”

    “混蛋。”乔琰忍无可忍,一拳打到关延脸上,“你这个疯子。”

    关延起身,用拇指摸了下嘴角,舔去上面的血迹,笑容诡异意有所指道:“真是谢谢你给我的这份礼物了。”

    乔琰看着其变态的样子,心情反而平静下来,他眸光沉沉盯着关延跟着笑道:“你不是想知道我和傅子衿的关系吗?那么现在我告诉你,”乔琰一字一顿声音诡异道:“我便是傅子衿,我回来找你来了,小心点,别走夜路。”说完,其便潇洒的离开。

    留在原地怔住的关延回过神,他突然放声大笑道:“哈哈,可真有趣。”真希望你能这样一直保持下去。

    ……

    “关延,关延你给我滚出来。”一个眉眼间带着倨傲,穿着高档的妇人不顾保安的拦击,直接闯进了住宅区,狠狠的砸着关延家的门。

    过了好长时间,关延才懒洋洋的开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