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2.番外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番外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我遇见你,我记得你,这座城市天生就适合恋爱,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杜拉斯

    【故乡】

    是年秋,闻姜在陆时寒公寓的作业台抽屉里,发现了一张彩印的照片。

    照片的分辨率不高,像是二次翻拍,有些模糊。

    多年未曾见过,但是照片上的人闻姜太过熟悉,一眼就认了出来。

    那是近二十年前的她。

    照片上的小姑娘唇红齿白,笑起来两眼弯成一条桥。

    白衬衫上搭配的红领巾很是惹眼。

    闻姜记不清楚这张照片是小学几年级所拍,这样回想,才真的生出一种一晃好多年的唏嘘感。

    那么多年过去了,她离开那座城市也已经十几个春夏秋冬。

    对那会儿的小闻姜来说,这个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不过是家里养的猫还没长大便丢了,而不是后来那些年月里的分崩离析。

    闻蘅死后,家里的老照片被父亲闻臣处理了个差不多。

    他们搬离那座城市之后,从未有一次回去看过。

    这么多年闻姜保留下来的也只有她此前摆在家里的父母的合照。

    闻臣和朱湘过世之后,也没有安葬回那座老城。

    他们一家人就像是那些在恋爱里被伤的体无完肤迫不及待甩掉错的人的人一样,匆忙地告别故乡,将过去甩在身后。

    闻姜仔仔细细地审视着照片上的“小公主”,有些好奇陆时寒从哪里得来这张旧照。

    她正看着,陆时寒抱着笔电向她走过来。

    闻姜坐在桌后的木椅上,陆时寒站着,将笔电放下,他也弯下腰来离闻姜更近了一点。

    闻姜晃了下手里的照片问他:“从哪儿弄来的?”

    陆时寒没闪躲:“我拍的。”

    闻姜眯起双眸,审视他:“你去过?”

    陆时寒招呼她看几经周折拍完的《寻人启事》的初剪版:“嗯,去过。给个意见。”

    陆时寒回答地有些敷衍,闻姜不算满意,她眼睛盯着屏幕上一帧帧跳动的还未调色过的电影画面,唇一动继续问他:“为什么要去?”

    陆时寒攥着闻姜的手让她操控鼠标,将画面往后拖,播放电影的高潮。

    他的掌心很热,很暖,闻姜看一眼他的侧脸和耳后,又问了一遍:“怎么想起去那里?”

    陆时寒迎视她执着的目光,手指探过去蹭了下闻姜一直发问的唇:“你看我好几眼了,没见我脸和耳朵都红了?”

    闻姜顺着他的指引重新看过去:“稀奇。”

    陆时寒笑了下,又掩饰性地咳了声:“好了,别看我,看屏幕,再看更红了。一直问,那么想听我说是为了你去的?”

    闻姜身体即刻后移,下意识地离他远了一点:“干柴烈火烧不尽之后,才开始娇羞?”

    陆时寒沉静的黑眸璀璨明亮,笔直的视线均投注在闻姜脸上身上。

    闻姜摇摇头,给了声特别明显的叹息:“你这时间线错乱了,初恋的小男孩,才走这路线。”

    做了,不说,这毛病她得继续给他治治。

    【我亦飘零久】

    《宣姜传》拍了近五个月才宣告杀青。

    闻姜没想到,在杀青宴结束之后,会见到特意来找她的从事故开始善后时便消失,消失了很久的程放。

    这几个月的时间,闻姜不知道程放经历了什么,但那一出爆炸事故给陆时寒造成的影响,她是旁观者,那些棘手的错乱的场景她还历历在目。

    有她用自己的眼睛看到的,还有傅砚笙作为朋友出于关心向她转述希望她了解的。

    陈西塘将程放带到闻姜跟前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闻姜不知道该如何管理自己的面部表情,该对程放说些什么。

    甘甜和陈西塘自动离开,程放站在原地,闻姜不说话,他便也垂着头。

    几个月时间而已,和最初在前往色达的路上见到的那个多话且生机勃勃的程放相比,如今的程放整个人显得消沉,少见生息。

    闻姜习惯自己的世界干脆一些,要么死要么活,不要半死不活。

    看着眼前程放的模样,她只觉得一口郁气上浮,只抵喉咙。

    如果是陆时寒面对如今的程放会说什么做什么?

    闻姜思绪翻飞了数十秒,开口语调不硬,罕见地柔软:“找我?”

    程放微微抬眼:“闻姐,我……”

    闻姜看着他泛红的双眼,只觉得刺眼:“就为了来哭给我看?”

    程放一时间哑口无言。

    闻姜强压住自己的脾性,问他:“你妹妹,好些了?”

    程放点头:“好很多。”

    闻姜:“好。”

    她没再多说多问,转身拉开保姆车的车门。

    程放面对她的背影,出声喊住她:“闻姐,寒哥他……最近好吗?”

    闻姜停下脚步,慢慢地回头,她的脸一点点重新侵占程放眼前的世界。

    程放眼含期待,但闻姜没有让他如愿以偿:“你想听什么答案?”

    程放动唇,开不了口。

    闻姜轻笑了下:“我和他在这个世界上都没有亲人,长年游荡。因为没有,所以我们能理解有血亲的人会愿意为自己的亲人赴汤蹈火。毕竟那是很珍贵的东西。能理解,但也只是能理解。”

    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