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68.【伤心童话】南瓜马车(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乔谙去洗手间后,鹿溪就慵懒的靠着椅背等烟花。

    夜晚的江面别有一番韵味,入秋后的天气很舒服,爱交际的人都在船舱的大厅里,周围也只有三两个人,很清静。

    如果能再往前走一点,趴在栏杆会更好,但鹿溪不会游泳,还是有点怕。

    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想喝点酒,鹿溪知道自己的酒量,万一喝醉了闹笑话估计江牧舟会掐死她,所以她就只拿了一杯红酒。

    她没有回家,陆淮安怎么连一个电话都不打?

    “嗨,美丽的小姐,我有荣幸请你跳支舞吗?”

    一只手伸到面前,鹿溪的视线便从手机屏幕上移开,她对着手机发呆,竟然连一个大活人走近都没有注意到。

    金发碧眼的帅哥,原来是外国人,难怪他说的中文听起来有些别扭。

    鹿溪礼貌的拒绝,“不好意思,我不会跳舞。”

    “那真是可惜了,”帅哥颇为惋惜,他看向鹿溪旁边的座位,绅士礼貌的询问,“我叫Dylan,可以坐这里吗?”

    懂得尊重,眼神和言辞都不存在一丝一毫带有颜色的心思,不是让人讨厌的类型。

    这是别人的游艇,鹿溪就算平时再娇惯,也知道自己没有资格霸占最佳观景台。

    乔谙被江牧舟带走,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所以鹿溪就点了点头,“请便。”

    Dylan在鹿溪右手边坐下,他很擅长交流,各种有趣的话题都能信手拈来,中英文交替也并不违和。

    全程基本都是他侃侃而谈,鹿溪安静的听,偶尔回应几句。

    大概是察觉到了鹿溪的疏离和防备,Dylan才笑着解释,“不要害怕,我是江的朋友,不是什么好色之徒,虽然你有让男人们疯狂的资本,但是在我眼里,你跟我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差别。”

    鹿溪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他的意思是,他是个……Gay。

    开放的欧美国家,同性恋再正常不过,长得帅的都喜欢男人,漂亮的姑娘也喜欢小姐姐。

    Dylan举起酒杯,笑着问鹿溪,“现在可以放心了吗?美丽的姑娘。”

    鹿溪也笑,但有些无奈,拿着酒杯跟他碰了一下,解释道,“我不是把你当成企图不轨的色狼了,只是心情不太好而已。”

    “不介意的话,可以说给我听听,我可能也帮不了你,但能充当一个垃圾桶的身份。”

    鹿溪不是找不到人倾诉,江牧舟是最好的人选,但那贱人听了一定不会安分,不知道能搞出什么动静。

    陌生人,很安全。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就是怎么说呢,我喜欢一个人,也知道他对我不是没有感情的,他每一天都说跟我说‘晚安,我爱你’等等这之类的,但我总觉得自己只是一个替代品,自卑又胆小,从来都不敢真正的问他。”

    那些梦境太过真实,而她在梦里的角色,只是一个旁观者。

    江牧舟说,一个不存在的人完全没有必要放在心上,鹿溪有一段时间也放下了,但只要晚上做梦梦到那颗梧桐树下发生的场景,所有的小心眼就又回来了。

    她记性不算差,小时候如果见过陆淮安,她一定会记得。

    所以……梦里的红裙女孩,不是她。

    ……

    豪华的游艇舱里,一名男子快步走到白发老者身旁,毕恭毕敬的禀报,“董事长,陆先生来给您贺寿,已经到甲板上了。”

    周老已经有了七分醉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问道,“哪个陆先生?”

    下属恭敬的回答,“是陆氏总裁,陆淮安。”

    周老纳闷的嘀咕,“我跟陆氏素来没有交情,他怎么会过来?”

    “大概是因为……因为林初小姐在这里,她是江公子的朋友,一起过来的。”

    周围的人一阵唏嘘:宴会是在游艇上举办的,游艇停在江面,陆总追过来,估计也得弄搜小游艇才行吧。

    啧啧啧,不得了。

    客人都已经到门口了,哪有拒之门外的道理,更何况还是半个商界都企图攀附的陆淮安。

    周老吩咐下属,“请陆总进来。”

    “是。”

    陆淮安只带了一个人来,他只是站在大厅里,还没有说话,冷厉的气场就已经和周围的人隔开两个世界。

    面部轮廓深邃深邃,暗藏锋芒的眼眸让人不敢直视,全黑色的衣着更显冷漠与疏离。

    助理递上礼物的同时,他低沉着嗓音开口,“陆某来晚了,希望周老见谅。”

    并不是高高在上不屑一顾的姿态,礼仪和态度都挑不出毛病。

    周老让人收下礼物礼物,朗声笑着寒暄,“哪里哪里,淮安啊,你能来参加我的生日宴,是我的荣幸,这么贵重的礼物,让你破费了。”

    从外包装就可以看出来,武夷山母树大红袍,千金难求,有钱都买不到的好东西。

    “应该的,”陆淮安俊朗的五官挂着薄薄的笑,举手投足间处处都透着优雅矜贵,“辛苦周老照顾小初,她年纪小不懂事,空着手来蹭吃蹭喝,我回去教训她。”

    三言两语,就说明了来意。

    周老给他面子,他也同样尊重这位曾经在商场叱咤风云的老者,是一个晚辈该有的谦卑姿态。

    周老笑着拍了拍陆淮安的肩,“淮安你说笑了,一个小丫头能吃多少,我还得感谢她呢,不然,想要尝一尝这千金难求的大红袍,估计还得费一番大工夫。”

    随后吩咐下属,“去看看林小姐在哪里,请过来。”

    在周老的下属行动之前,陆淮安就已经开口,“不必劳烦,我亲自去找,打断了周老的生日宴,改天在登门道歉。”

    ……

    鹿溪忽然觉得背后一阵凉飕飕的,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只有来往的服务生。

    她想,大概是在外面吹了太久的风的原因。

    还有十分钟,就能看到烟火盛宴了,她其实对这些病没有什么期待的,只是……有点盼头,就不会总是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Dylan发现了鹿溪龙手臂这样轻微的动作,“瞧我,真是粗心大意。”

    他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给鹿溪披上。

    对鹿溪来说,他依然是一个陌生男人,连忙拒绝,“不用了不用了,我不冷。”

    “晚上的风有些凉,感冒发烧可不好,如果江知道了,会怪我不懂得怜香惜玉,”Dylan站在女孩面前,低头瞧着她微笑,“你是江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而且我们刚刚的聊天很愉快,不是吗?”

    一个人的真诚是可以从眼睛里看出来的。

    鬼使神差,鹿溪竟然没有再拒绝,用以同样的笑容给予回应,“谢谢你。”

    Dylan面对着门的方向,余光注意到陆淮安的到来,除了给鹿溪披衣服,没有其它动作,更没有提醒鹿溪。

    只是,故意借用角度错觉,俯身帮女孩整理碎发的同时,在她耳边低声解释,“头发有些乱。”

    鹿溪的脸颊有些微微泛红,是那杯红酒的原因。

    跟着陆淮安过来的助理看到这一幕后,心都提起来了,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向停在门口的上司。

    下颚紧绷,是冷漠的常态,周身的戾气浓烈的化不开。

    悄悄的咽了一口口水,斗胆提醒,“陆总,那是美国驻华大使馆的人,动不得。”

    局是江牧舟设的,他既然存了心思,就不可能找一个陆淮安随随便便就能收拾的男人,那岂不是太不道德了。

    Dylan代表的是一个国家,真不是谁都能动的人。

    要不怎么说江牧舟这厮各种场合都能混的666呢,他看着是一副吊儿郎当纨绔子弟的浪荡模样,但其实考虑事情比一般人都要全面,谁都找不到空子钻。

    烟花在夜空炸开,打破了寂静。

    吸引了周围所有人视线,但陆淮安的目光,从始至终都在一人身上。

    明亮的灯光下,女孩微微泛红的脸颊,比带着露水的樱桃还要诱人。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