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6章 游戏式战争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保密或送出假情报?”焦明并不担心被俘者的安全,毕竟不是真实的战场,虽然必然被‘杀俘’,相比于突然的爆炸,却不会真死。

    “也许吧,但是对最后胜负的影响不大。大威力的炸药与新的陷阱而已,稍有警惕便可规避。”春雨并不在这细节上纠缠,手指点向另一个方向:“两个面具小鬼的表现挺抢眼的,我觉得应该让他们收敛一下,若被九环土系大师看出底细,怕是要有些麻烦。”

    提克和白阳原本皆是普通人,融合疯子人格焦明的灵魂碎片才具备了四环水系魔法战士加三环气系魔法师能力,照比同级别普通魔法师,除去不能修炼晋升和施法容易疲劳之外,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露馅,毕竟这种灵魂上的深层次操作在魔法师协会是完全禁止的。

    “这也要他们肯听才行。”焦明耸耸肩,虽然看不清具体情况,却还是依照春雨所言,排除对人使用心灵指令的不适感,向两个小家伙下达稍稍划水小心被发现的指令。

    不过从春雨仍旧皱着的眉头来看,两个小家伙并未收敛。“昨晚两个面具小鬼对疯子人格乖溜溜的,你行不行啊?理论上你们是一体,没道理差这么多吧。”

    “心灵指令不常用,这次信息还有些复杂,传达不清很正常。”焦明想了想,将猜测中的另外一层理由也说出来,“而且我们三个虽是一体,还是存在细微差别。疯子人格就是因为分出去太多的灵魂碎片,强度下降,清醒和控制身体的时间都大幅度降低。而一年前,就是因为我给了热水器小女仆一块灵魂碎片,才彻底被压制下去。”

    “人格分裂这么神奇吗?”春雨半是惊叹半是质疑。

    “这只是我个人的判断,若是能有另外两个人格的配合当可以得到更准确可信的结论。可惜,他们一个只顾得玩,一个只顾得憋坏水,对我们自身的状态全无研究的兴起。”

    “这样想来,你还真是有些辛苦。”春雨拍拍焦明的肩膀,字面安慰,语气却全然是幸灾乐祸。

    “既然如此,与我一起管管那疯子如何?”

    “你当我没劝过?没用的,根本说不听。你们自己打架玩去,别捎带上我,掺和不起。”

    焦明本想再扯淡几句,却见对面山顶有了状况。一株大树缓缓倾倒翻滚,树叶沙沙作响,藤蔓崩断与枝芽折碎之声不绝于耳,翘起老高的树干断茬整整齐齐,显然是被空间裂缝所斩。接着又是几株细一些的大树,很快山顶便被清理干净,一个棺材似的凝构物长方体被横放在树桩上,而其周围却是身穿皮甲与旧法袍的敌方队伍。

    “你能看到我们的大部队在哪里吗?”这样的局面显然已经输了一半,焦明只希望尽快出个结果,不论输赢。但想看清战况,用尽目力也只能于枝叶缝隙间看到闪动的人影,辨不清敌我,只好出言询问。

    “我的魔法战士们傻呵呵的被引去山背面了。伊思荐来的只剩下四个,在商量进攻山顶,但看情况已经吵起来。两个面具小鬼一直在合作偷袭落单的人,大树倒下来之前还看得到,现在不知藏在哪里。”

    “也就是说很快就会结束?”焦明确认道,并期盼得到肯定回答。

    “你多少也用心思考好不好。”春雨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若是不清空山顶的大树,却是稳赢。但此时山顶视野开阔,简直是火枪的最佳战场。”

    “我哔。”焦明再次感到懊悔。“这群傻哔砍树做甚!”

    “我猜是想讨好评委,既展现战胜的英姿,也顺应战争模拟条件。在这群土鳖想来,毕竟这是争夺炮台,而炮台大概和过往的法师施法阵地差不多,开阔的视野和清理障碍物以便布设防御魔法是基本的战术步骤。”

    果然,春雨话音刚落,便有火枪声响起。焦明不是这方面行家,听不出这是配发的滑膛枪,还是两个面具小鬼私带的线膛枪,正担忧之际,只见山顶虚空淡淡涟漪却未见有人脑浆炸裂。

    “这是气系魔法的箭矢防护。这下好了。”焦明毫无立场的为对面松一口气。

    “好个屁。”春雨不以为然,“你当这箭矢防护的魔法不费力气吗?两个小鬼若不傻的话,只要几分钟放一枪,很快就可以耗干对面气系魔法师的精神。”

    “我也施展过,挺轻松……哦,是了,我有道具加持。”

    二人几句对话间对面又是一声枪响,从山顶空地人群身侧涟漪的位置判断,却是从另一个方向射来。而这群老兵亦不是吃素的,瞬间便是一发火球还击,可惜炸断两棵树木之外毫无收获。

    “咦?这两个面具小鬼似乎能够顺畅沟通的样子。”春雨稍稍眯眼,目中精光闪烁,“不会是因为都有你的灵魂碎片吧?”

    “有可能。不过我对这种违反个人意志的魔法有些排斥,从不研究运用,也说不大准。”

    “这么好用的东西你居然能忍住?”春雨偏过头来审视着焦明的脸。对于封建系统下的所有人来说,忠诚永远是最大的问题,或是天高皇帝远、或是敌人的巨大诱惑、甚至是流言蜚语产生的误会,上下级之间永远存在罅隙或者说信任危机。一个低价高效的确保忠诚的手段几乎是所有贵族领主梦寐以求的。

    当然这种土系魔法的运用法也有弊端,被旁人在灵魂上做手脚,怕是没有得到忠心下属,自己反而沦为别人的奴仆。

    “大概,忍不住的部分念头都被两外两个人格吸收走了。”焦明耸肩,想不出更贴切更可能的答案。

    “哦,所以只省下来一个‘shengmu’?”春雨若有所悟,并说出一个汉语词汇。

    焦明寻思片刻才想明白,惊讶问道:“圣母?这词你哪里学的。”

    “当然是晚上疯子人格骂你的时候。”

    “我怎么发现你们都和那疯子相谈甚欢的样子?他真的很危险,各种意义上的。”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