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8章 病情的可怕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什么手术?”

    黎以硕脸色略沉,歪头凝望着小乔。

    两人都没有下车的意思,小乔沉默了片刻,凝望前方的目光变得悲凉,气愤一度变僵,感觉连车厢的空气都变得压迫人心。片刻,小乔才缓缓开口,幽幽的声音透出无奈,“其实我一直瞒着你一件事,我知道我失忆了,我也知道我被童旭东改变了容貌,但是这些都不是我最害怕的,我最害怕的是我脑袋里面有一块淤血,因为错

    过了最佳手术的时间,现在处于危险期,做不做手术都会危急生命,我……”

    小乔还没有把话说完,黎以硕气势汹汹的一把握住她的双肩,把她的身子强制的转过来,气场一下子飚高,气愤得眼眶红了,怒吼道:“小乔,别跟我开这些玩笑。”

    小乔被吓得一怔,但很快反应过来,看到黎以硕悲凉的目光中含着通红的泪光和莫名的恐惧,他这么强悍的一个男人,原来软肋是她俞晓柔。看到他眼里的害怕,她更加心疼,心撕裂般痛,却还要强颜欢笑道:“以硕,我想我没有失忆之前一定是个聪明的女人,你不用再隐瞒我什么了,我知道我叫俞晓柔,我是你的妻,我是你爱的那个女人,我

    感到很幸运,也感到很悲伤,我竟然忘记了你,我没有了所有的记忆,我没有了你最爱的样子,我……”

    黎以硕像疯了一样,怒吼,“不要说这些没有用的,告诉我你刚刚说的是开玩笑。”“不是的。”小乔看着黎以硕眼眶湿了,她的泪腺也不争气地泛滥了泪水滚动在眼眶里,哽咽着呢喃:“不是开玩笑的,我掉到悬崖下面的大海里,是撞到了礁石,童旭东怕我做手术会恢复记忆,他就联合医

    生一直隐瞒着我……”

    说到最后,小乔已经被泪水模糊了眼睛,喉咙火辣辣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黎以硕放开了她的肩膀,仰头看着车厢,深呼吸一口气,把眼里的泪往肚子里流。

    只是三秒,他便恢复情绪,握住方向盘,踩上油门倒车离开。

    “去哪?”她问。

    “小乔,我们去医院。”黎以硕急迫的回了一句。

    俞筱柔抿唇,感觉要赴刑场似的,很感慨的说,“不要再叫我小乔了,我是俞筱柔对不对?你不承认也改变不了的事实,你以前怎么叫我的?”

    “……”黎以硕沉默着,此刻没有心情套路这些,只是一个称呼,叫什么都无所谓。

    “叫我筱柔吗?还是柔柔?或者老婆?”她自娱自乐的笑着自问自答,其实在强颜欢笑逃避面对接下来的考验。

    黎以硕一路上沉默着,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俞筱柔知道把这些事情说出来,这个男人会更加恨童旭东,会更加担心她。

    或许是天意弄人,即便再接受一次检查,结果还是一样。

    这次由黎以硕陪同着,一系列检查下来,当听到医生说:“做不做手术都没有任何意义了,血块的位置太危险,成功的几率微乎其微。”

    俞晓柔很欣然接受了医生的建议了,而黎以硕却一个人站在阳台外面抽着他不太熟悉的香烟,失落得让人不敢靠近。

    一大群专家就在办公室拿着资料讨论着,为她的病情做大型分析研究。这一刻,俞晓柔深刻体会到,原来无助又无奈是这么的可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