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0章 抛妻弃子的爱情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90章抛妻弃子的爱情

    我笑了。

    “什么是最心爱的女人?当男人结婚以后,有了妻儿以后,却执著的要和一个小三儿在一起,小三儿就变成了最心爱的女人,这份为人所不齿的私欲就变成了最伟大的爱情?”

    “所以,他这些年就可以打着爱情的旗号,肆无忌惮的伤害他的原配妻子和亲生儿子?所以,你们这些女人,也可以打着爱情的旗号,享受着只用张开双腿,再生一两个孩子,就能得到的荣华富贵?”

    林树森张大了嘴巴,像一条缺少氧气的鱼,想要辩解,却半天都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而我依然还有话说:“如果不爱,就不要结婚,结婚了才不爱,那不是命运对你的不公,而是你自己的犯下的错,没有从一开始就发现这个人是和自己不合适的,却又无能处理好自己的婚姻关系,还无耻的将自己伪装成无辜的可怜的人,以此来掩盖自己想要婚外情的无耻欲望!”

    “一旦这欲望受阻,却还倒打一耙,反将所有的罪名都扣到别人的头上,仿佛这样,就能抹掉自己的犯的错,就能用践踏别人的方式,继续过自己潇洒快活的日子!林董事长,说您渣,都太抬举您了!我真替我的婆婆有您这样的丈夫,我的丈夫有您这样的父亲而深感不值!”

    我答应过席雅兰,不会将当初那个叶惜如的真实面目透露出来,所以我只是就事论事,就林树森对婚姻的不忠诚,对妻儿的失责进行了抨击!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我也有些口干。

    林墨沉却拉着我重新坐在了沙发上,然后默默的递过来一杯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倒的。

    我转过头去看他,看见他将眼里的泪逼了回去,心里又是一阵刺痛。

    我不再说话,接过这杯水,“咕噜咕噜”的几口喝完。

    席雅兰却忽然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极其委屈的说:“林树森,你问问你自己的良心,当年,难道是我逼着你娶我的吗?年轻的时候,我脾气是不太好,可哪一次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说想做珠宝生意,我就亲自跑到国内外的矿山去考察,你说公司资金运转出现问题,我就拍卖了我的嫁妆贴补你……”

    “可是你是怎样对我的?公司才刚刚开始盈利,你就找了叶惜如那个狐狸精!还让她怀了野种,那时候小墨才多大,你千方百计的在我面前找借口去和她快活的时候,有想过我和小墨吗?”

    “你总觉得是我害死了那个狐狸精和她肚子里的野种,真是可笑,是我逼着她跳楼的吗?是我让她跳楼还穿着恨天高的吗?是我让她的鞋高跟断了坠楼的吗?我真要有隔空杀人的本事,这些年,我早就弄死你这一个一个的女人和野种了!”

    “你恨我,你凭什么恨我啊?是你先对不起我啊!”

    “你恨我,你对付我就好了啊,你凭什么连小墨也一起记恨,那么小的孩子,你就带着女人闯进他的房间,在他面前肆无忌惮的欢好,你的心是黑的肝儿是黑的,连骨头和血都是黑的吗?你知道小墨因为你那扭曲的仇恨和变态的心理都生病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