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九十一章 夜探郑府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高西城竟然要派人去杀了范斯远?杜玉清一身冷汗顿时给惊了下来,这高西城也太狠了一点,范斯远什么地方得罪他了,竟然要置他于死地?难道是范斯远露出了什么破绽,被人报到高西城这里不成?那范斯远也太危险了。范斯远身边虽然有护卫,却都是一般的身手,如果有人要行刺他,这些人恐怕抵挡不了多久,他真的会有会有性命之忧。想到这里杜玉清不由得有些埋怨范斯远,他明明知道自己身边会有奸细怎么还这么不小心,把消息泄露出去呢?随即,她心里一动,难道这是范斯远故意透露出的消息,在没有找到切实证据的情况下想用自己做诱饵引诱对方上钩,然后以此为突破?这还真是范斯远会做出来的事情。可他为什么没有在自己面前透露半分?是怕自己知道后会拦着他,还是怕有更多的护卫在身边保护因而会打草惊蛇?所以他故意不告诉自己。想到这里杜玉清心里对范斯远又是生气又是内疚,自己还是考虑得太不周全,对范斯远的关注还是太少了。

    只听郑挺叹了一气说道:“城儿,你这样一错再错要到什么时候?我是亏欠你们娘俩,可我也在尽力补偿你了,你想学武,我送你去最好的师父那里学习;你想从军,我如你的愿;你想在总兵府冒头,我暗中提拔你。没想到你却得陇望蜀,你用我的名义约程大人去灵州,为了掩饰你的胆大妄为我也去了,可不成想你竟然用我的名义和安化王通信,还勾结他一起造反,你这是把我要逼上梁山啊。幸亏朱寘鐇那小子烂泥扶不上墙的,没等朝廷大军到便被仇钺他们给抓了。我心里的石头才放下来了,想你这样就消停了吧。我万万没想到你安静不了几天又开始折腾,竟然把你原来所有的证据都推到程炫君身上,嫁祸给他,还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夺回我原来应该得的。

    城儿啊,城儿,这程炫君虽然为人不善,却是治军的好手,你竟然因为个人私利来混淆国家大事。你,你,真是要捅破天了。早先你几次借我的名义来行事,那还都是些小事,我可以为你圆了,可你现在为了掩饰自己却犯下一个又一个大错,我恐怕再也无法为你担着了,不然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全家都要为你殉葬了。”他痛苦地闭上眼睛。

    杜玉清大为惊愕,原来这么惊天的谋反大案竟然是高西城这么一个小小的侍卫长给翻云覆雨折腾出来的。连郑挺也是因为心里愧疚步步纵容因而才上了贼船。难怪人家说年纪大的人就容易放松自己变得昏聩起来,听说郑挺原来是位励精图治的好将领,没想到却因为自己的庶子变得晚节不保。怪不得书房外连个护卫都没有,一贯以正直清廉面目出现的郑挺不愿意任何人知道他这么隐秘龌龊的事吧。

    高西城冷笑:“这不,图穷匕见了吧,我们全家,是不包括我的你们郑家吧?你就从来没有当我是你的儿子!“

    郑挺一惊,慌忙否认道:”你胡说,我什么时候不当你是我儿子,我为你做得还不够吗?”

    “不够!不论你做什么都掩盖不了你遗弃我们母子的事实,补偿不了我们母子曾经受过的苦难。我和我娘在乡下饥一顿饱一顿的时候你和你那些出生高贵的子女却在花天酒地的享受,我被人骂是孽种被人扔石头打的时候,你们却众星拱月享受着无上的荣耀,你做得永远不够!”高西城大怒道,他英俊的脸面变得扭曲起来。

    郑挺顿时老泪纵横,他终于明白这个城儿没救了,他做什么都挽回不了他冰冷的心。他年轻时一次浪漫的感情酿成了今天不得不咽下的苦酒。

    “啧啧啧,瞧您哭得多伤心啊。”高西城冷笑道:“您也别在这里扮情深意切,好像您多情非得已似的,当年我娘是不是就是被你这样给骗了?真是猫哭耗子假慈悲,真让我恶心。您现在是不是在谋划着悄悄地把我抓起来,然后一辈子把我关押在什么地方不放我出来?告诉你,你如果敢这样做,我真会让你们全家为我殉葬!哼,反正我娘已经死了,我什么也不怕。你和朱寘鐇的通信我还留着,就为了防着你这一手,只要我把这些证据往那个都察院检校那里一递,哼哼!程炫君立刻就能无罪释放,而你却百口莫辩洗脱不了你勾结安化王谋逆的大罪,不,现在又加上一个嫁祸忠良的罪名,罪上加罪,啧啧,说不定会像刘瑾一样受极刑,千刀万剐才让你死去,而你那些孝子孝孙会被一个不留满门抄斩。而我,拜您所赐,我根本就不在你们家的族谱上,不仅会逃过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