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九十八章 各有前因(终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天程羲和醒来时唇干舌燥,但他无力地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他昨天洗漱完毕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便兴冲冲地赶去杜府,一路上他的心里一直无法平静不住地想象着和杜玉清会面的情景,看见他,她会有怎样的表情,他又会露出怎样的表情,第一句话他应该怎么说,然后怎么做……反复思量七上八下的,总觉得不得意。但他一刻也没有慢下自己的脚步,他的心里像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要见她,要见她,要立刻见到她!

    然而,程羲和拐进到杜府的巷子时却不得不慢下脚步,这里似乎有人家在办喜事,巷子里挤满了伸长脖子了看热闹的人群,地上满是红色爆竹的碎屑。

    “哎呦,新娘子怎么还不出来呀。”几个十来岁的小子着急地嚷道,他们好奇地想尽快看到那据说很不同寻常的新娘,更期待着她出门时她娘家分撒出来的喜钱和喜糖。街头巷尾都在说这次杜家出嫁的女儿不仅在家很得宠,家里给的嫁妆非常丰厚,而且极得男方看重,请来的中人都是当朝的一品大员,而且来催妆时清一色都是身份尊贵的青年才俊,轰动了街头巷尾,很给新娘家长了面子。

    “你们这些小子着什么急啊!越是尊贵的姑娘家里越是舍不得放呢,新郎才进去没有半个时辰,还要等一会呢。“

    “哎呦,说到新郎,他可真俊俏啊。怪不得杜家要给这么多的嫁妆,要是我家闺女能嫁一个这么英俊的公子,身份又是这么尊贵,我就是把全部家产都给陪嫁了我也心甘情愿。”

    “呸,好像说得你家有多少家产似的,全部加起来也没有人家小指头粗。再说了,也不看看你家闺女那长相,再多的家产人家也不稀罕。”有人揶揄道。

    “就是啊!就你那身份还想攀上人家吏部尚书家的公子?做梦去吧!”

    众人哄笑。

    有小伙子就心痒痒了,说道:“我不嫌弃,您把闺女嫁给我吧,您给多少嫁妆?”

    “呸!”妇人不乐意了。“就你这好吃懒做的德性还想娶我家闺女,下辈子吧。”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程羲和焦急地跻身穿过拥挤的人群往前走,不其然看见是杜府的正门大开着,心里没来由地咯噔一下,急忙向人打听:“大嫂,这是杜家在办喜事吗?出嫁是家中行几的姑娘?”

    那妇人显然是喜欢议论东家长西家短的,程羲和这一问正挠到她的痒痒处,顿时眉开眼笑地说道:“是杜家的三小姐,是杜家三房的姑娘。要嫁的是吏部尚书范家的小公子,哎呦,刚才见着了真是个俊俏的小伙子,我看哪这杜家三小姐真不知道上辈子是积了多少福报,父亲只是一个外官却能得了杜家老爷子的看重,还攀上一个这么好的人家,真是好福气哦!”

    “你别乱说,新娘家世也不差的,谁攀谁还不一定呢。”有人就不满了。

    “真的?不是说新娘父亲只是个通判吗?再怎么样,也无法和刚荣升的吏部尚书相比吧?”

    “范书阳虽然现在是朝廷一品大员,但范家入仕还只是第一代,在京城是没有根基的,而杜家虽然不显山不露水的,却一直担任着京卫的要职,又在又京城扎根了百多年,你说是谁的家底更厚实些呢?再说了,新娘父亲和新郎父亲本来就是好友,两人去年一起蹲的诏狱,那是什么样的交情?谈的上谁攀附谁?而且通判是通判,也分是哪里的通判!杜渊之那可是杭州那江南富庶之地的通判,担任的还是当年苏东坡曾经担任过的职务。那说明什么?说明杜渊之是很有些能力的。这不,这三年任期一过,就把他提拔到泉州任知府,顺利的话再三年回到京城就是三品大员的位置。”

    “真的?不是说杜渊之是因为进过诏狱,大难不死才获得提拔的吗?”

    “你想诏狱是谁想进就进的吗?还不得是有能力能得刘瑾嫉恨的人?还不得是他眼中钉肉中刺才有资格嘛?”

    “我怎么听说杜家三爷年轻时没见得有什么出息呢?”

    “呸!你听谁说的?这什么眼神!人家是韬光养晦好嘛!杜家虽然世代武官,杜三爷却是能读书的,二十出头就中了进士,你说这是没出息吗?听说“,他的声音突然小了下来,”他的武功也厉害着呢?这样能文能武的人是没出息吗?“

    “真的,真的?武功厉害能到什么水平?”男人八卦起来不会输于女人,只是八卦的内容不一样而已。

    “我给你说啊,听说……”

    后面的话程羲和根本听不到,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心中反反复复就滚动着一句话,他要嫁给别人了,她要嫁给别人了!从此他们再也见不到,咫尺就是天涯了。

    这个认知像块烙铁似的彻底灼伤了程羲和的内心,他心痛的无法自持,浑浑噩噩地站在那里,像个木头似的,无法思想,无法行动,更浑然不知道此时杜府的大门开启,一阵爆竹身声响,一个身穿簇新大红官服,相貌俊秀的新郎官前后呼应地从里面走出来,脸色抑制不住的笑容让他显得有些傻呵呵的。他一边走一边忍不住频频回首,好像生怕新娘跑了似的,众人忍不住发出阵阵哄笑。

    杜家年轻一代的男子们护卫着新娘子出了门,在爆竹声中一箩筐一箩筐的铜钱和糖果洒向人群。人们沸腾了,一拥而上争先恐后地抢夺起喜钱喜糖来。

    推搡间木木的程羲和被挤到了人群的前面,忽然,他的眼睛被一片红色的光灼伤了,那是他熟悉的身影,他曾经在心里,在睡梦中千百回描摹过的身影,如今就在他的眼前!然而,他却什么也不能做,甚至他动都不能动,只能痴痴呆呆地看着那人头戴凤冠霞帔,身穿真红对襟大袖喜服被她的兄长背在背上,然后背上花轿。那一刻他的心苏醒了,幸福得想流泪,又痛得无法自拔。他不知道他是怎么样离开的杜家,怎样到的酒馆,又是怎样回到家中的,就觉得心中有一个大洞,空落落的,怎么也填不满。他不知道今后的人生他还有什么希望。

    杜玉清离开家门时突然感觉心中有种痛彻肺腑的悲伤,她情不自禁地抓住自己的心口,用深深地呼吸来尽量缓解这种悲伤。刚才告别祖父母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