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 与子偕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年以后,通往泉州府的路上大步流星走来了一个身材高大,眉目俊朗的汉子。在当地普遍个头比较矮小,皮肤黝黑的人中,他的出现便如鹤立鸡群一般非常显眼,因而他的一举一动就格外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见他在打听泉州知府的所在时,人们都围上来热情地给他指路,七嘴八舌的好不热闹,路边卖水果的老妇人还热情地递给他一碗水给他解渴。

    这个外乡人就是程羲和了,他离开京城时就打定主意要来投靠杜渊之,真正地拜他为师学习武艺。之所以在外边盘桓这么久的时间,一是为了走天下看世界,另一个也是为了隐去自己的行踪,他了解自己的父亲,不想让杜渊之落人口实,惹来父亲的抱怨甚至是报复。这一年的见闻改变了他许多的认知,他从小在锦衣玉食中长大,即使小时候在外求学起码也是仆丛伺候,衣食无忧的,一直是在一个比较单纯的环境长大,即使绝不会有:没有饭吃,何不吃肉粥之类无知的见识,但也从来没有对生活到底会有怎样艰辛的有过深刻的认识。哪怕在锦衣卫那个政治无比黑暗的环境里,他看到最多的是背后的勾心斗角,对囚徒的威胁利诱,酷刑迫害,同事之间还有层温情脉脉的面纱,哪怕暗地里争得个你死我活,表面上还是温文尔雅的。而在这一年,程羲和在民间见识到了人性中最赤裸裸的凶残和狠毒,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饥饿和官员对百姓的倾轧。

    自去年开始气候出现了异常,夏寒冬暖,今年冬天又变为酷寒,北方大雪,各地都有多人冻死的消息,他听说如广东那样常年冬天不见雪的地方竟然也连连大雪,而且一下就是六到八日,致使山谷冰封,树木庄稼大都冻死冻伤,许多地方的庄稼大量减产,有的地方甚至到了颗粒无收的地步,但朝廷对此并无反应,地方官员照样催逼税赋,导致了大量农民交不起租税,不得不弃地逃荒。有些胆大妄为的就三五成群起来造反,围个山头,拦个河道,打家劫舍,杀人越货。而缺乏财政支持的地方官员对此无能为力。程羲和这一路走来,看见了许多民不聊生的触目惊心的画面,自己也遇到了好几拨拦路抢劫的土匪,这些人穷凶极恶,已经抛弃了善良的根本,也没有了是非观念,遇到过路客商要抢要杀,本乡本土的百姓也不会放过。要不是他有超高的武艺,一路过关斩将,他都会有性命之忧,这让他感觉到了异象,人心不古,世道即将大坏,这更坚定了他要跟随杜渊之学习大道的决心。

    所以一到此地见民风淳朴,程羲和不由心生好感,大感安慰。可惜他听不懂那些人的“鸟语”方言,不由得有些苦恼。围观的百姓也议论纷纷,抓耳挠腮的,替他着急。

    突然,一个老人家高兴地叫嚷起来,喊了一个过路的年轻男子过来,此人不过十几岁的少年,眼睛细长,容貌俊秀,看见大伙围在一起,他先是满脸的笑意地一一打招呼、问好,举手投足落落大方。听到说程羲和要去见知府杜大人,少年笑容不变,用带着浓重方言口音的官话十分热情地问明他的来历,随即叫来一辆马车亲自把他送到杜府,他的礼貌和大方让程羲和心生好感,他小心翼翼探听他底细的机灵让他忍俊不禁,直到见到了杜渊之才知道,原来他是杜玉清四舅舅的儿子阿峰,当年少年郎如今已经是见多识广能够独当一面的少东家了。

    见到程羲和,杜渊之并不诧异,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而程羲和的情绪却在杜渊之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