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96章 没有这个臭男人长得好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龙萤月当即气的不行,端起桌上的几杯茶全部泼在了他的脸上,并且大声的骂了句‘臭流氓’便转身离开了!

    从那之后,她便只要见到这个病秧子,心里就止不住的来气!

    他根本就是个空有一副臭皮囊的斯文败类!

    更可恨的是,现在商界里竟然有传这个病秧子有龙廷夜年轻时的风范,她每次听见这种传闻,都会被恶心的不行。

    这个斯文败类根本无法跟她那完美的爸爸相提并论!

    ……

    就在龙萤月想着之前的事情,想着心里来气,脸色不好的时候。

    木床上的男人,倒是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一手撑着脑袋,靠在床上盯着她看了起来。

    见她脸色越来越难看,这才慢悠悠的开了口。

    “需要帮你解绑?”

    他的声音不算是温柔,但是却总透着一副玩世不恭的味道,听起来倒也没有什么攻击性。

    想见他的声音,龙萤月才转过了头,一脸不满的盯着他看了几眼。

    “不用,你别碰我。”她冷哼,不爽的说道。

    听见她这般回答,陆云彦倒是挑了挑眉,然后缓缓的说道。

    “看来地上很舒服。”

    龙萤月又瞪了他一眼,然后恶狠狠的说道。

    “不用你管,你的眼睛别往我身上看,小心等我出去把你眼睛挖掉!”

    这个死病秧子,身体不好色心还不小,半年前对她说出那种欠打的话之后,现在还敢盯着她的身上看!

    龙萤月真的想揍他!

    何况现在还跟他被关在一起,她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听她说要挖掉自己的眼睛,陆云彦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却忍不住的笑了笑,然后接着调侃道。

    “龙小姐脾气还是这么暴躁。”

    “不关你事。”龙萤月不爽的道。

    闻言,陆云彦盯着她那张生气的小脸看了片刻,然后轻轻的道了一句。

    “也是,我累了,先睡了。”

    话音落下,他便翻了个身,又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下了。

    见状,龙萤月不禁又转头朝着木床上看了过去,当看见陆云彦此时那舒服的不行的模样之时,脸上的表情不禁变了变。

    “喂,你真的是被绑来的吗?”

    他难道不知道,他们是被绑架了吗?

    他怎么还能那么舒服的睡着?

    他就不会担心,不会生气,不会害怕吗?

    这人是猪吗?

    龙萤月的脑子里,顿时冒出了许多的问好。

    忽然想起半年前她见这个病秧子的时候,偌大的餐厅就他一人,而且也不是坐着的,而是半靠在沙发上在喝茶,十分的享受。

    听见龙萤月的声音,陆云彦才动了动身子,又翻了个身,然后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当然,不然我还能自己跑来不成?”

    听他这么回答,龙萤月的脸色变了变,然后接着咬牙问他。

    “你既然没有被绑起来,为什么不去试试,看看能不能逃出去?”

    可谁知,龙萤月本以为她这么说的时候,那男人会立马起来的,可谁知……在听了她的话之后,他倒是一脸无所谓的动了动好看的嘴唇,然后道。

    “不去。”

    “为什么?”她不解的问道,他难道想一直被关在这里吗?

    紧跟着,那人慵懒的声音传来。

    “太累了。”他不喜欢任何费力气的事情。

    “……”龙萤月无语的看着他,她还是第一次看见这种男人,一时间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就在龙萤月生气又无奈的时候,单手撑着脑袋靠在床边的陆云彦盯着她看了片刻,忽然的说道,声音很是平淡。

    “等他们拿了钱,自然会放我们离开。”

    听着他的话,龙萤月倒是有些惊讶,听他的语气,和他这幅无比坦然的状态,让人有一种他似乎对被绑架这种事,很有经验一般。

    “你说的容易,要是他们撕票怎么办。”

    “他们不敢。”陆云彦一脸淡然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见他这么肯定,龙萤月却有些疑惑,他凭什么这么肯定?

    “有经验。”陆云彦勾了勾唇,淡定的很。

    从小到大,他被绑架的次数不说二十次,但至少也有十几次了,早就已经习惯了。

    听着他的回答,龙萤月却是一阵汗颜。

    看来他被绑架过很多次了?

    不过想想也是,就他这种动都懒得动几下的病秧子,要想绑他应该挺容易的。

    “可是万一他们都跟以前的绑匪不一样怎么办,再说,在这破旧又潮湿的房子里待着,你不会觉得难受吗?”

    龙萤月的话才刚说完,便见陆云彦懒洋洋的动了动唇。

    “对我来说,在哪都一样。”

    对于他来说,是躺在家里,或者是躺在绑匪的破屋子里,都没有区别。

    “……”龙萤月彻底无语了。

    这个病秧子根本指望不了,她只能靠自己了。

    想着,龙萤月纠结了好一会儿,才忽然开了口,没好气的对陆云彦说道。

    “你给我把绳子解开。”

    “想通了?”听她这么说,陆云彦脸上却露出了一抹笑意,这才终于撑着身子,下了床,站了起来。

    他穿着一身白色,白色衬衫和白色的裤子,而且十分的干净,在这间有些破旧的小房子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陆云彦来到龙萤月的身后,刚要蹲下身,替她解绳子的时候,龙萤月不放心的声音便接着响起。

    “你只能解绳子,不能碰我。”

    自从半年前被这死病秧子调戏过之后,她就特别担心会被占便宜!

    听她这么一说,陆云彦停下了动作,接着又起了身,忽然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那你等着,我让那两个绑匪去找个会法术的回来,再帮你将绳子解开。”

    “为什么要找会法术的来?”听他这么一说,龙萤月脸上却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只是解个绳子而已,有那么难?

    “不然你认为我会凭空解物?”陆云彦低头看她,语气平和的问她。

    她既要他帮她解绳子,可又不肯让他碰到,这对于一个人类来说,似乎有些太难了。

    龙萤月顿时无言了,在纠结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咬了咬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