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02章 全文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陆云彦并未觉得有丝毫的不妥,而是一脸认真的翻译给店员听。

    陪自己未来的妻子买衣服,是很正常的事情。

    龙萤月注意到,在陆云彦说话的时候,店员一直笑眯眯的看着他,比刚才接待她的时候热情不少。

    陆云彦跟女店员一言一语的沟通了一会儿,店员才点了点头,转身去拿了两套里衣出来。

    陆云彦转身去付钱的时候,店员又开始说些什么,龙萤月听不懂,只能不解的看着陆云彦。

    “她说什么?”她忍不住的问他。

    “她问我要联系方式。”陆云彦坦然的回答,说着,便转头表情严肃的朝着店员说了句什么,年轻的女店员脸上的表情立马变了,收了钱之后便将袋子丢给了他们,态度很不好,末了还瞪了龙萤月一眼。

    “你又跟她说了什么?”龙萤月眨了眨眼睛,不解的问道。

    “我拒绝了她的请求。”陆云彦转眸看她,然后挑眸说道。

    当然,他并未告诉她,他拒绝对方时说了什么。

    听他这么一说,龙萤月不禁面露鄙夷之色,忍不住暗暗的道了一句。

    “拈花惹草的男人!”

    这男人就长着一张祸害人的脸,就连在这小破岛都会让当地的女人倾心!

    真是过分!

    她也不知道,自己心里为什么会有点生气。

    二人离开了小店之后,龙萤月本来是打算先回去的,毕竟新的里衣需要先清洗一下,等到用吹风机吹干她再换上,不过这样很麻烦,需要花费一些时间。

    正当他们离开小店往回去的方向走了没多久的时候,便见一间饮品店里,吧台上摆着各式各样彩色的饮料,看起来十分的好看,像萤火虫的光芒一般,那是龙萤月最喜欢的光芒。

    她不禁停下了脚步,在那家饮品店门口。

    见她忽然停下,她身后的陆云彦也停下了脚步,转眸看了一眼面前的小店,然后又看了看她此时的表情,意识到了什么,表情变了变。

    正当他要开口提醒她什么的时候,龙萤月忽然转头看他,忽然的朝着他伸出了手。

    “我想喝那个,给我钱!”

    这倒是她第一次问他要东西,虽然语气很像个讨债的大爷。

    但是,他还是不自觉的伸出了手,将放在裤子口袋里的现金都拿了出来,递给了她。

    果然,她接过钱之后,便朝着饮品店里走了进去。

    看着她走进去的身影,陆云彦不禁缓缓的皱起了眉,倒有些担忧。

    很快,龙萤月端着两只装着漂亮液体的杯子走了出来,递给了陆云彦一杯。

    未等他开口言语,龙萤月便低头,喝了一大口饮料。

    只是,这饮料一入口,她忍不住皱起了眉,这才知道,这饮料不是单纯的饮料,更像是酒……有些辣辣的,但是,还挺好喝的。

    这是她十八岁以来,第一次喝酒,以前爸爸妈妈一直不让她碰这一类的东西,说是怕她遗传到妈妈一喝就醉的本事。

    很快,龙萤月又忍不住喝了第二口。

    不到几下,一杯酒便全部落了肚,被龙萤月喝了个干净。

    看着她手上的空杯子,陆云彦轻轻的叹了口气,倒也没说些什么,只是一个仰头,将自己手上的酒也喝了。

    回去的路上,龙萤月倒还算正常,虽然心情不错,忽然哼起了歌。

    陆云彦走在她身后,时不时需要伸手扶她一下,以防她跌倒。

    等到到了海边小楼门口的时候,龙萤月的脚步明显已经开始不稳了。

    陆云彦只好一手扶着她,一手开门,将她带进去。

    他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如此不胜酒力。

    那对他来说根本不造成影响的酒,竟然让她这么快就醉了。

    进门之后,龙萤月有些不满的将他推开了。

    “别扶我,我自己会走,我又没残废!”她咿咿呀呀的说着,身子朝着前面走去,大概是因为视线有些模糊,于是便扶着扶手慢慢的爬上了楼。

    见状,陆云彦轻轻的叹息一声,倒觉得有些好笑,于是只能跟上她的脚步。

    只是,刚刚上楼,她便直接奔着露台上去了。

    陆云彦脸色一变,蓦地跟上了她的步伐,在她扑向露台外的大海之时,及时的伸手,抱住了她的腰。

    “你干嘛呀,斯文败类,谁让你靠我这么近的!”龙萤月不满的嘟囔着,伸手要推他。

    可陆云彦却没敢松手,好看的脸上,表情顿时哭笑不得。

    她不知道的是,这两天里的内心波动,几乎比他这一生活到现在的所有波动加起来的都要多,都要重……

    天知道,刚才看她醉醺醺的上露台要跳海的时候,他的心脏忽然的有多紧张,那一下,仿佛停顿了一般。

    她在海里溺水的时候,他的心情跟此时也差不多。

    还有……在荒岛上,绑匪把她带走的时候……他慌了……

    这一生,他以前从未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更没有什么害怕失去的东西。

    唯独……只有她,能够激起他身上那些人类该有的感情和情绪,而且,还会让他浓浓不断的,又产生其他的情感。

    很强烈,他根本无法忽视。

    “放开我,我不要你,我要去找爸爸妈妈,还有念元哥哥……”龙萤月已然醉了,一边挣扎着还一边开始说起了胡话,思绪已经开始糊涂,像是在做梦一样。

    她声音落下之后,陆云彦的脸色却猝不及防的一变。

    “念元哥哥?”他忽然皱起了眉,在意的看向她。

    在她口中喊出那个亲昵的四个字的时候,他的心脏,蓦地缩紧了一下。

    紧跟着,一股无名的怒意,就这么浮了上来。

    他查过龙家的情况,她并无兄弟姐妹。

    就在陆云彦表情严肃盯着她的时候,龙萤月却根本没听懂他的话,只是不满的推着她。

    见她那满脸醉状的模样,陆云彦不禁轻轻的叹了口气,下一秒,将她抱了起来,走回了卧室内,将她放下之后,便转身将落地窗关上,然后反锁,以防她再次跑出去。

    龙萤月自然没那么好说话,大概是因为醉酒不舒服,在房间里闹腾了一会儿,才终于安静了下来,坐在了床上,安分了下来。

    见她终于安分,陆云彦这才放松了些警惕,也跟着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而这时,龙萤月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他的脸打量了一会儿之后,忽然将脸凑了过来,跪起在了他的面前,这样的她要比坐着的他稍微高上那么一点。

    当她凑近的瞬间,陆云彦的心口微微一怔。

    而紧跟着……她忽然朝着他的脸,伸出了双手。

    白皙的手落在了他的脸上,却是忽然间捏了捏,然后又揉了那么几下。

    “……”陆云彦脸上的表情顿时复杂,她这是把他的脸当成玩具了?

    虽然有些无奈,但是他并不讨厌她的这种行为,反而……倒忍不住纵容起她来了,任由她胡闹着。

    正当他再次哭笑不得的时候,龙萤月玩够了,才有些气呼呼的骂了一句。

    “你这个臭男人!”

    忽然被骂,陆云彦倒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这时,龙萤月又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醉醺醺的嘟囔着道。

    “长那么好看干嘛,让老娘……哦不是,让本大小姐都有点……”说到这里,她忽然没说了,而是有些疲惫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而陆云彦的脸色却一变,蓦地在意的问她。

    “有点什么?”他目光闪烁,神色专注,等待着她接下来的回答。

    可龙萤月的双眼,却已经开始打架,一眨一眨了起来,看似马上就要睡过去一半……

    在努力保持了清醒几秒之后,龙萤月终于扛不住醉意,倒了下去,昏睡了起来……

    而在她倒下的瞬间,唇不经意划过他的,轻轻的……

    陆云彦伸手接住她,身形却僵住了。

    ……

    第二日。

    暖暖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从露台外照进了卧室里,落在了女孩的眼皮上。

    她动了动眼睛,睫毛颤了下,然后才睁开了双眼,醒了过来。

    脑袋稍微有些晕。

    龙萤月慢慢清醒,记忆才慢慢回到,想起自己昨天跟陆云彦来到这个小岛上,晚上她还喝醉了。

    之后的事情,她都想不太起来了。

    一想到这里,她忽然一紧张,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完好无缺之后,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只是她转头四处望去,也没看见陆云彦的身影。

    正当她好奇之时,听见卧室内动静的陆云彦,忽然推开了露台的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身清爽白色衬衫的他,在阳光下,莫名显得有些迷人……

    龙萤月愣了一下,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眼睛。

    “醒了?”见她醒来,陆云彦勾了勾唇,好看的脸上勾出一抹浅笑。

    那抹笑意,又让龙萤月一怔,然后转开视线。

    “你先去洗漱,我去买早餐。”陆云彦来到床边,轻声的对她说道。

    她想或许是她昨晚喝醉的原因,竟觉得此事的陆云彦很温柔迷人。

    酒精会伤脑子吗?

    龙萤月开始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这时,正准备走的陆云彦忽然想起些什么,停下了脚步,忽然转头对她嘱咐道。

    “对了,衣服都给你洗好吹干,放在卧室了。”

    “你如果想洗个澡的话,也可以。”

    听他这么一说,龙萤月倒是有些诧异。

    她给他洗的衣服?

    想着,她忽然从床上起身,朝着浴室里跑了进去。

    果然,柜子上整齐的折叠着一套衣服,由内到外都有,无一例外,吊牌都摘了,带着淡淡的洗衣液香味……

    她的脸色蓦地一变。

    下一秒,她猛地转身出来,将正准备下楼的陆云彦叫住,一脸惊恐又不可思议还有些生气的问道!

    “你该不会连里面的那套也帮我洗了吧?”

    听她这么一问,陆云彦倒是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

    “当然。”贴身衣物必须要洗净消毒之后才能穿。

    “你……”龙萤月的脸瞬间爆红,顿时无话可说,只是生气的看着他。

    见她很是生气,陆云彦眸中闪过一抹疑惑,然后才一脸淡定的慢慢解释。

    “反正我们早晚是夫妻,夫妻之间,不必介怀。”

    一听他的话,龙萤月更是要爆炸了,立马大声的反驳。

    “谁跟你是夫妻!”他是不是昨晚喝傻了,不然怎么能说出这么荒唐的话。

    被她反驳之后,陆云彦也并未生气,只是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十分镇中的告诉她。

    “从小到大,我从未失算过。”

    所以……他认为他们会成为夫妻,那结果便一定会是这样。

    “神经病……”龙萤月生气的大骂,她现在怀疑他脑子有问题了!

    被她骂了之后,陆云彦倒好脾气的提醒着她。

    “你可以泡个澡,有助于头脑清醒。”

    话说完,这才下了楼。

    “该泡澡的是你才对!”龙萤月扯着嗓子喊道!

    骂归骂,等到陆云彦出门了之后,龙萤月还是转身回到了卧室。

    被关在荒岛上不知道几天,她到现在都没有洗过澡,身上脏兮兮的有些不舒服。

    再加上衣服洗都被洗了,而且她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问题,而且洗的很干净之后,便只能勉强先穿上了。

    虽然一想起陆云彦帮她洗过衣服这件事,她还是有些生气……

    ……

    等到陆云彦回来的时候,龙萤月已经洗好澡,吹干了头发,一身清爽的站在阳台上看海边来往的船。

    陆云彦提着早餐回来,对她说道。

    “岛上没有中餐,买了点蛋糕和饮料。”

    说着,便将东西放在了露台的长桌上,然后拿了块蛋糕,递给她。

    龙萤月转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有伸手接蛋糕,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生气。

    “不吃早餐,对胃不好。”他皱了下眉,然后提醒着她。

    “不用你管。”龙萤月又转过了头,然后说道。

    听她这么说,陆云彦倒是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的说道。

    “也好,今天回国的船上,看来不用带你了。”

    “什么?回国?”一听他的话,龙萤月忙的回头看他,惊喜的问道。

    他们可以回国了吗?

    “先把早餐吃了。”陆云彦扫了一眼手上的蛋糕。

    龙萤月看了他一眼,然后才伸手将蛋糕接了过来,吃了两口。

    直到将一个小蛋糕都吃完之后,陆云彦才抬手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接着对她说道。

    “还有两个小时开船,我已经联系好了。”

    听他这么一说,龙萤月脸上才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

    “太好了,终于可以回去了。”

    见状,陆云彦沉默了片刻,倒是忍不住的开口问她。

    “跟我在一起,你似乎不太开心?”

    “当然,谁愿意跟你待在一起,我想快点回南陆市。”龙萤月想都没想,便直接的回答道。

    她这几天是被迫跟他待在一起的,她自然是想快点回到熟悉的南陆市。

    “为什么?那里有你想见的人?”陆云彦微微皱眉,在意的问道。

    脑海里,忽然想起她昨晚叫的那个人……

    念元……哥哥?

    活了这些年,几乎没有这件事更在意的事情,正因为此,昨晚他竟然失眠了!

    有生以来,这是第一次!

    “那是自然!”龙萤月撇唇,她想见的人可多了。

    听了她的回答之后,陆云彦脸上的表情怔了怔,沉默了下来,并未再说些什么。

    好看的脸上,表情变得有些许的……不大开心。

    见他忽然安静,龙萤月不禁转头来看他,见他的脸色之后,这才一愣,忽然想起自己刚才说的话似乎有些过分了。

    “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不是你讨厌,其实这么一遭下来,我觉得你人还是挺不错的。”她脸上扯出了一个微笑,忙的解释道。

    他毕竟还救过她,这一路上也还挺照顾她的,虽然他说出口的话大概率会让她生气。

    还不错?

    听她这么一说,陆云彦的眼底划过了一抹光。

    “只不过比起跟你待在一起,我还是更想回南陆市!”

    龙萤月的声音接着响起,陆云彦脸上的光芒又暗淡下去……

    这辈子,他从未像此刻这样……忐忑过,就像昨晚一样……

    想到这里,向来对一切无所谓的他,心情竟忽然变得有些,烦闷起来。

    他忽然的转身,离开了露台,走进了屋子里。

    “额……”龙萤月愣在原地,见他不理自己,以为他生气了。

    是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吗?

    ……

    两个小时之后,龙萤月跟陆云彦到小岛港口,成功登上了回过的船,虽然是运送货物的船。

    不过好像是因为陆云彦的关系,对方才答应让他们顺路乘船离开的,龙萤月心想,这货物的主人心挺好的,等她回去之后,要去感谢他一下。

    货船上有工作人员的小房间,让出了两间给龙萤月和陆云彦。

    陆云彦把龙萤月送到小房间之后,便转身离开了,龙萤月有些纳闷,想着或许是自己早上的话惹他心里不舒服了。

    本想再找他道歉,不过怕他也不愿见她,所以也就没有行动。

    回过需要两天多的时间,期间龙萤月要么在小房间里休息,要么去甲板上透气,看看天空和海里的鱼。

    期间也没碰上陆云彦,不过问船上的工作人员,才知道他一直在房间里休息,于是想着他平日里那懒洋洋弱不禁风的样子,倒觉得也正常。

    两天之后,大船回到南陆市的港口。

    龙萤月本想下船前再去见下陆云彦的,但终于回家,心里太过于激动,便直接下了船,叫了辆出租车赶了回去。

    失踪了好几天,家里一定都担心急了。

    ……

    港口。

    陆云彦下船前并未看见龙萤月的身影,抓来工作人员一问,才知道船刚刚停靠,那丫头便跑了。

    听见这个回答,他倒笑了笑,丝毫也不意外。

    正当他转身准备下船之时,几名保镖模样的男人,匆匆的上了船,着急的来到了他的身边。

    “大少爷!您没事可太好了,老爷和夫人他们都快要急坏了!”

    “你们怎么来了?”陆云彦看了眼保镖,然后淡淡的问道。

    “有消息称您包了辆船回来,我们这就急忙赶来确认了。”保镖回答道。

    “车就在那里,我们快回去吧。”

    听保镖这么说,陆云彦缓缓的点了点头。

    “算了,也累了,该回去了。”

    ……

    龙萤月身无分文的从出租车上下来,便拉着家门口的保安,借了钱之后付的车内。

    保安看了她,惊的脸色大变,惊叫的跑进去通知去了。

    给了钱之后,龙萤月才忙的跑了回去。

    保安前脚刚到,她后脚便进了门。

    “我回来了!”进门之后,她忙大声的道了一句。

    只是,没等她看清屋子里的人,便忽然被一个身影抱住了。

    她的头,靠在了一个宽厚的肩膀上。

    她一愣,瞬间认出对方。

    “念元哥哥……”

    “你没事,太好了……”商念元紧紧的抱着她,脸色稍显得有些憔悴。

    紧跟着,他将她松开,低头检查着她,确定她完好,而且没有异常之后,他脸上的表情才终于转缓了一些。

    龙萤月也注意到他的脸色,不禁愣了一下。

    念元哥哥应该也担心他吧。

    “咳……”这时,大厅里,一怔严肃的咳嗽声忽然传来。

    听见咳嗽的声音,龙萤月才转过了头,一看,便看见爸爸那张严肃无比的脸。

    而在她身边,时唯夏也正一脸担心的望着她。

    “你这些天到底在哪,那些家伙对你做了什么?”龙廷夜一脸严肃的看着她,问道!

    她这几天是彻底失踪了,时唯夏急的都快要疯了!

    龙萤月本来想直接说明由来的,但是见家人如此担心,便连忙的走了过去,伸手抱住了时唯夏。

    “妈,我这不安全回来了么,一点事都没有,一点点伤都没有受!”龙萤月解释着说道。

    听女儿这么说,时唯夏才点了点头,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背,然后说道。

    “既然没事就好,剩下的慢慢再说。”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龙萤月心生几分愧疚。

    “我们倒没什么,只是苦了念元了,这几天一直在为了找你四处奔波动关系,时刻关注你的消息,每天几乎都没怎么睡觉,我都担心他会倒下!”时唯夏有些心疼的说着,转头看了一眼商念元。

    听时唯夏这么一说,龙萤月才慢慢的松开了她,再次转头看向商念元。

    “对不起,念元哥哥……”怪不得她会觉得他脸色不好。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商念元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复杂万分。

    若是那天他没有由着心底的性子离开,而是继续陪着她的话,就不会发生那些事情了。

    不过经过这些天,他倒也想通了一些事情。

    听他这么一说,龙萤月有些疑惑,正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时唯夏的声音接着响了起来。

    “现在先不说这些了,你看你头发乱糟糟的,身上也皱巴巴的,快点去洗个澡收拾一下,我让人去做你们喜欢吃的菜,到时候边吃晚餐边聊。”

    听她这么一说,龙萤月才意识到什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然后点了点头,转身匆匆的上了楼。

    待到龙萤月离开,时唯夏正打算去厨房的时候,商念元忽然将夫妻二人叫住。

    “叔叔,阿姨……我有件事情想郑重的跟你们提。”商念元走到二人身边,脸上的表情无比认真。

    见状,时唯夏愣了下,然后似乎猜到了些什么,下意识转头看向身边的龙廷夜。

    龙廷夜脸上的表情严肃,倒也没说什么。

    ……

    半个月后。

    龙萤月回南陆市已经半月有余了,被绑架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得到了公正的处理。

    但是……似乎经过那么一折腾,龙萤月发现自己好像变得有些不正常了。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