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62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再回来的时候,宴会已经过半了。

    “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她呢?“张残刚刚坐下,丽儿便充当了好奇宝宝的角色。

    “嗯,因为她这几天都要抱恙,卧床修养了。“

    丽儿还从未涉及男女之事,听了张残这话,自然脸上更加白里透红,啐道:“不要脸。“

    张残听了自然怪叫道:“明明是你先问的!反倒来骂我?还讲不讲道理了!“

    然后张残左右看了看,诧异地说:“李公子呢?“

    聂禁微笑道:“当无数宾客高叫着百年好合为高俅祝酒的时候,李卫已经捏碎了三只酒杯。随后听到早生贵子的时候,李卫便愤而离席了。“

    张残吐了吐舌头:“这李卫也是闲的,明知道会来这里不自在,还非得硬着头皮腆着脸来,这不,意气风发而来,灰头土脸而去,图个什么啊!“

    刚才的颠龙倒凤的荒唐,也着实把张残给累得不清。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当一个主动的女子“疯狂“的时候,竟然连他都要甘拜下风,五体投地。

    毫不夸张地说,若非他内力雄浑根源稳固的话,换做随便一个健健康康的青壮与桃花眼风流这么一晚,少说也得折寿个三五年。

    当然,因这一晚就少活几年,倒也是值得的,因为,那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

    一边感慨着,有些虚脱的张残也一边揣着酒壶自斟自饮着解渴,丽儿见张残独霸了酒壶,便把杯子递了过来:“自私!给我满上!“

    张残嘿了一声,倒是乖乖地给她倒满了清酒,语重心长的说:“姑娘,将来出去行走江湖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在说话时,切记把‘给‘字换成‘帮‘字,会让你好过得多。“

    丽儿感觉好笑地说:“让你倒杯酒还婆婆妈妈!“

    聂禁这时也开口微笑:“他说的没错!丽儿姑娘是要注意这些说话方式。因为行走江湖,和日常生活绝对不是一回事。“

    聂禁的话,丽儿当然会听,她想了想,然后朝着聂禁甜甜一笑:“梦公子言之有理,丽儿会时刻牢记在心的。“

    只剩下张残干瞪眼:这个道理,明明是从自己的口中说出来的!

    真是面对着喜欢的人,他说的什么都是。面对着不喜欢的人,他说什么都不是。

    夜半,尚州城外,张残一马当先:“这个方向!“

    以张残和聂禁的武功,带着轻若无物的丽儿从城墙上翻下来,不费吹灰之力。

    丽儿显然还沉醉在武林高手高来高往,乘风而去的美妙感觉中,有些意犹未尽地扯着张残的胳膊:“回头你教教我轻功好不好?成天飞来飞去的,真开心!“

    “哪有那么简单!“张残哑然失笑,“三年的打坐苦练着内功,才能换来第一次的纵然一跃。而当时张某那区区一跃,都能让我脱力得昏过去了。想飞?你以为是说说玩的!“

    “真的?“丽儿也不知道是不相信张残的话,还是纯粹想借机和聂禁多搭搭讪。

    “额,因人而异,我用了半日。“聂禁答道。

    “天赋高了不起啊!“张残怒目而视,“你一飞冲天,又怎及得上我一步一个脚印的稳健!”

    聂禁不说话,丽儿则是同情地望着张残:“原来你这么渣啊!还这么会自我安慰!“

    张残气道:“好好好,我渣!有本事你们自己去找酒!“

    这一点,聂禁也不得不服张残。

    谁能想到真龙之血的火毒爆发的时候,却练就了张残无比敏锐的嗅觉。

    “这金老板也真是急了,竟然把这坛酒给藏到他老金家的祖坟里!“

    张残怪笑道:“没办法的事情嘛!他把那坛酒藏在他家的祖宗灵牌后,妄图以鬼神吓退张某,又哪能料到张某一生站得直坐得稳问心无愧,何惧鬼神!当然啦!藏在祖坟里,妄图以些许死尸来阻止张某的脚步,也是痴心妄想。“

    “这次,可真的是刨人祖坟了,真的没事吗?“丽儿还有些担忧。

    “没事!刨完了咱们还会再埋上的,有什么事!“张残很理直气壮。

    丽儿只能苦笑了一声:“你们江湖人的逻辑真有一套。“

    嗖的一下,一道白影一闪而过,丽儿看不清楚,吓了一跳,两只小手死死地抓住张残的胳膊:“怎么回事,那是什么?“

    张残无奈地摇了摇头:“放心吧!不是鬼,不用亏心!只是一只白狸罢了!呶,你看,在树上!“

    白雪,白狸,丽儿张望了好久才发现那只除了黑漆漆的眼珠外,剩下全都纯白一色的小家伙,然后她的母性光辉就泛滥了:“哇!真可爱呢!真想养一个玩!“

    这一声惊到了小白狸,嗖的一下,其去势如风,迅如闪电,眨眼便消失在了茫茫的白雪尽头。

    “回头帮你抓个就是了。“张残笑着说。

    “好啦好啦,知道你是高手了,行了吧?“丽儿白了张残一眼。

    那小白狸的速度,眨眼便来去无踪,普通人要想抓它,难比登天。

    她听了张残语气的随意后,自然错以为张残在标榜他绝非普通人,而是一个“大高手“,要捉这小白狸,显然容易之极。

    张残忍不住拍了丽儿的脑袋瓜一下,和蔼地说:“不懂就别乱说,酸溜溜的,太容易得罪人啦!“

    然后他才解释道:“这小家伙看似机灵,其实就是一根筋,傻得可以!只要你躺在雪窝里一动不动,它就会误以为你是被冻僵了,然后就会跑过来温暖你的身体。哈!这时候只要你伸手一抓,恭喜你,一顿鲜美的肉到嘴了,最重要的,剥了它的皮,随随便便就能换取百十两银子。“

    望着丽儿那不知道什么表情的脸,张残笑着说:“中原长白那一带,当地的游民都是以这个方法捕猎这家伙,无论男女老少,屡试不爽。“

    “那里的人,竟然忍心吗?它那么好心好意的温暖冻僵的人,他们却要吃它的肉,扒它的皮?“丽儿越说越怒,也越说越不忍。

    张残耸了耸肩:“或许那不是什么好心好意,只是它生存的本能罢了!而劳动人民的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