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47章 游戏式战争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穿越之初,鳄鱼领正在和南边扼守半岛陆路入口的胥琴人打仗,焦明隐约记得当时也曾与冰莲聊过这个话题却被杂事岔开。此时再次聊起此话题,且缺少水系,心中自然好奇,追问道:

    “那我们水系魔法战士……”

    “大部分怂货和其他三系一样等家里赎,剩下的则是按照我们鳄鱼领的传统:硬抗。”

    “你在开玩笑?”焦明转回头问道,惊讶得甚至忘了对面的战局。第一次听说鳄鱼领硬抗的传统,是第一年秋收时与冰莲的贴身女仆夏风说起魔法战士是如何对抗疾病,但这次听说被俘也‘硬抗’,却是怎么也套用不过来,“杀俘这种事还怎么‘硬抗’?”

    “四系中,不知为何,拥有水系天赋者最少。而在诸多方面,比如疾病,受伤等等,水系却又极具优越性。是以十分宝贵。那么假若你是一个魔法家族的族长,战争中抓住一个拥有水系天赋的战俘,且其所在家族就是穷鬼,摆明了没钱赎人,你会怎么办?才能最大程度的利用之。”春雨却是不答反问,接着伸手将焦明的头推回去:“看比赛,绿面具小鬼要有动作了。”

    焦明被问的一愣,代入春雨预设条件,思路不由控制地延展开,若再抛却地球道德法律的束缚,并将收益期拉长至几代人,答案呼之欲出:配种。

    此方世界医疗手段不高,且另外三系的魔法师只是普通人体质,完全无法保证具有极高天赋的继承人不会莫名其妙的死掉。或是意外擦伤的小伤口感染,或是饮食不干净而痢疾拉肚子,甚或是一场流行感冒发烧转肺炎脑膜炎。但是,若继承人兼具一环二环的水系魔法天赋,即使荒废着不用,也可以大大提高活下来的几率。

    举个例子。有野史载,清朝某位皇帝就是因为幼时天花病愈,获得免疫性,这才竞争过其他条件皆相差仿佛的兄弟继承皇位。可见‘百病能抗’这个属性在医疗条件不发达的世界,具有怎样的吸引力。

    “我猜不到,你直接说。”

    “我看你是猜到了却不敢说出口。”春雨嘴角僵硬地翘翘,本想嘲笑焦明的拙劣演技却因回忆起家族记载而笑不出来。“远的不说,只以我们鳄鱼领为例,天赋三环及以上的战俘在奴隶市场可是很受欢迎呢。否则你当胥琴人疯了,几百年有事没事就来骚扰我们,而我们鳄鱼领除了高粱米和魔法战士之乡的称号,还有个屁?”

    “卧槽!”焦明忽然觉得自己的三观再次被刷新。若是男性被俘还好,若是女性,其境遇不敢想象,最好的结果也是挺着肚子被困锁阁楼,偶尔侥幸可从小窗口看到院子中玩耍的可能是自己孩子的小家伙。“那么所谓硬抗……”

    “为了禁锢水系魔法战士,外部拘束不用说,有时还会附加土系魔法对灵魂的控制,就像那两个面具小鬼,或者说神卫士。而后一种手段你即使不喜,也该了解,并不能改变心智,只是违抗命令时会有剧烈的疼痛,并可能造成灵魂层面的损伤。”

    “也就是说抗得住头疼,想干啥干啥?”

    “想得美。抓住机会逃跑就不错了,最多捎带上两三个下仆的命,哪有功夫去找人报复。按照家族记在,两百多年的时间里,逃回鳄鱼领的魔法战士不出五十个。且多是男性,因为将女主子伺候舒服了才侥幸得到机会。而女性被孩子牵扯,再难忍心逃跑。”春雨在外流浪多年,见多识广,虽身为女性,却完全不避讳某些事情。

    (多条路)

    “能活着回来终究是好的。”焦明背脊发凉,勉强接上一句。

    “别忘了灵魂损伤。”春雨摇摇头,“此后只是个纯粹的肌肉疙瘩,失去治疗他人和附魔物体的能力,虽然我们本来也不擅长这两样就是了。”

    这里再次凸显出水系魔法战士的耐操属性。若将施展魔法比拟做临摹一幅画卷,而魔法媒介就是一只看不见的手臂,只有画得差不多,才能完成施法。其他三系魔法师若是灵魂损伤,相当于这只手臂抖个不停甚或直接瘫痪,若不调理施法不能。而水系魔法战士虽同样不能施展附魔与治疗这类精细的魔法,但身体素质还在且可以本能地继续增强。

    焦明大概明白当初冰莲和锐骨为何都不愿多谈这方面,唏嘘感叹之余,却又想起初到长藤镇的时候,紫羽女士曾送来一本胥琴人气系魔法师的笔记,并叮嘱‘灵魂受伤,(气系)练废了也没事,正好专心水系魔法战士一道’。显然鳄鱼领上下对灵魂损伤并不在意,不像南方这边谈之色变。

    不过陷入回忆中的焦明很快被一次剧烈的爆炸拉回现实,却是对面山头上,绿面具提克终于寻到机会,在坚守时间结束之前,突破箭矢防护魔法,将炸药包掷到近处引爆。

    待火光与黑烟散尽,山顶空地上却是一个半米高架在树桩上的凝构物斜坡壁障,几个灰头土脸的老兵魔法师以卧倒的姿势躲于其内,避过了爆炸的火焰、冲击波与碎片。且从他们起身的动作判断,无一重伤。显而易见,虽然这次爆炸威力不小,战果却并不理想,只因对方早有料想并做出应急预案,毕竟从俘虏口中得到详尽情报,以换位思考来设计作战计划并不困难。

    春雨叫一声可惜,焦明却是松一口气,就此结束再好不过。但紧接着只见两个矮小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松一口气的老兵魔法师人群中间,月牙一般的雪亮刀光闪动,且几乎同时,坚守时间到,下方看台射出耀眼的信号弹,表明这一场贵族战争胜负已分。

    而在信号弹于高空炸亮的瞬间,对面山头空地血光连闪,两个面具小鬼居然无视胜负继续出手,且狠辣无比,刀刀直奔咽喉。

    焦明瞪圆了眼睛,想骂一句‘疯子’,喉咙却仿佛被堵住说不出话来,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只感觉身体一轻,周围景物飞退,回神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